光年中醫骨傷科 / 文件夾1 / 如桴應鼓:朱南孫治多囊卵巢綜合征經驗

0 0

   

如桴應鼓:朱南孫治多囊卵巢綜合征經驗

2019-12-13  光年中醫...

明醫公開課

>>>1444<<<

南孫(1921—),朱小南先生長女,系朱氏婦科第三代傳人。1990年被評為首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2017年被授予“國醫大師”榮譽稱號。從醫70余載,稟承家學,悉心鉆研,博采眾長,學貫中西,醫理精通,學驗俱豐,在醫林中獨樹一幟,享有“三代一傳人”之美稱。

診治特點

一、對多囊卵巢綜合征的認識

多囊卵巢綜合征是由于多種原因影響到下丘腦-垂體-卵巢軸,卵巢功能受到抑制,缺乏成熟的卵泡排出,被閉鎖的小卵泡滯留在卵巢皮質內,日久卵巢功能呈現多囊性變化所致。

朱老認為,多囊卵巢綜合征患者的卵巢內缺乏優勢卵泡,是由于腎虛不足,蘊育乏力,因而卵泡發育遲滯;而卵泡排出困難,又與氣虛推動不足有關,氣虛卵泡難以突破卵巢而被閉鎖,所以在治療中,提出“益腎溫煦助卵泡發育、補氣通絡促卵泡排出”的治療方法。這一治法,也是朱老治療女子疾患,以匡正動靜失衡的學術思想的具體體現。

二、辨證分型

朱老認為,多囊卵巢綜合征的主要病機為腎虛不足,氣虛推動不足,而在本病的診治過程中發現以腎虛血瘀型多見,腎虛兼肝郁型以及腎虛兼痰濕型為其次,因此將本病大致分為以下三型。

1.腎虛血瘀型

腎氣不足,不能化生為血,沖任不足,胞失所養,胞絡阻塞,發為本病。

癥見婚后不孕,月經延后,或量少不暢,經期延長或崩漏,經色黯,甚者閉經;腰酸,神疲乏力,畏寒肢冷,面色晦暗,舌質黯或邊尖瘀點,苔薄白膩,脈沉或沉澀。

治宜補腎益氣養血,活血化瘀調經。 

2. 腎虛肝郁型

肝主疏泄,喜條達惡抑郁,女子以肝為先天,肝經疏泄失常,則可引起排卵異常。

癥見婚后不孕,月經后期,或周期不定,量少,或淋漓不盡;毛發濃盛,面部痤瘡,經前乳房脹痛,大便干結,舌淡或偏紅,苔薄膩或薄黃膩,脈弦細。

治以養肝益腎,調理沖任。

3. 腎虛痰濕型

腎氣不足,不失于溫煦,脾胃素虛,或憂思過度,脾氣受損,水濕不化,聚而成痰,沖任受阻,胞絡阻塞,發為本病。

癥見月經量少或閉經,色淡質稀,形體逐漸肥胖,或婚久不孕,腰膝酸痛,頭重嗜睡,胸悶泛惡,四肢怠倦,體毛多而盛,舌淡胖,邊有齒痕,或舌質紫黯,舌苔厚膩,脈虛弱或濡弱。

治宜補腎化痰,通利沖任。

三、用藥特點

1.益腎溫煦助卵泡發育

朱老認為,月經的生理過程,是以臟腑功能正常,氣血調和為基礎,更以腎氣充盛,天癸泌至,任脈通暢,沖脈盈盛,胞宮成熟為先決條件。腎氣作為天癸之源,沖任之本,主導月經的應汛。故經水失調當以腎論治。

多囊卵巢綜合征最直接的病因是卵巢不能產生成熟的優勢卵泡,小卵泡不能發育成熟無法排出而被閉鎖,這與腎氣不足有著密切關系。

朱老積數十年臨床經驗而提出“益腎資天癸充盛,溫煦助卵泡發育成熟”作為治療多囊卵巢綜合征的法則中的第一環節,從源頭上補足腎氣、資助天癸,促使卵泡能不斷受到滋養、鼓動、溫煦、勃發,而最終能發育成熟。

這一治法,也是朱老治療女子疾患,以匡正動靜失衡的學術思想的具體體現。

朱老認為,女子生理特征是個動靜相宜、相對平衡的矛盾運動過程。如氣聚于沖任、血液漸盈至滿是以動運靜,蓄積的過程;一屆經期,經水溢泄,則是由靜到動的協調過程。以動來運其靜,以靜而促其動,動靜交替,周而復始。若動靜保持平衡,生理過程則能正常,若動靜失衡,不能協調,則疾病起矣。

朱老善審其動靜之偏而糾其過枉,使之恢復平衡;遵經訓“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動之疾制以靜,靜之疾通以動,而卵巢不能正常蘊育卵泡,經閉不行,是一個功能低下受抑的過度靜態,故應用益腎溫陽之法來激發,鼓動,促其生長壯大,此為以動促靜,使之靜中涌動,動靜相宜,由靜轉動,伺機而能排出。

朱老運用此法于月經第1~10天,用巴戟天、菟絲子、山茱萸、肉蓯蓉、仙茅、仙靈脾、熟地黃、當歸、女貞子等藥,溫補腎陽與益腎之陰相結合,以求陰陽相濟,生化無窮,泉源不竭,腎氣化生,沖脈盛,血海盈,經水則能應月而溢泄。

2.補氣通絡促排卵排出

人體的生理功能體現在氣化過程及氣機的運動之中。機體各臟腑、組織器官的生理功能作用,均是氣化的表現與結果。

卵巢的排卵功能,同樣需要氣的動力,來推動、鼓動,促使成熟的卵泡順利排出卵巢,并產生黃體,進而促使子宮內膜正常增長,為經水來潮或著床打好基礎。

氣的化生,依賴于脾胃對水谷精微的運化吸收,不斷生化氣血,為機體增補能量。過思氣結或脾為濕困,均會導致脾胃功能的低下,運化失司,則氣的化生不足,五臟六腑之氣也隨之不足,各臟器組織的功能低下,卵巢內卵泡的氣化、推動之力亦匱乏而不足,卵泡閉鎖于卵巢內,日久則成為多囊卵巢。

朱老強調,在卵泡發育過程中,既要培益先天之腎,溫養卵泡發育成熟,還要培補后天之脾,健脾益氣,氣運充沛推動卵泡的排出。這是一個過程中蘊含的兩個要素,在治療上二者缺一不可。

同時,為促進成熟卵泡順利排出,在益氣之時,還應佐以活血通絡,增強卵泡對卵巢膜的突破而排出。但僅為稍佐而已,不可因活血通絡而耗損正氣。

益氣通絡之法是繼前益腎溫煦之后,以動運靜,促動其排卵,助機體來完成卵泡成熟及排出這樣一個生理過程。

朱老將此法用于月經的第10天以后,常用藥為黨參、黃芪、黃精、山藥、砂仁、石楠葉、白術、莪術、皂角刺等。一般黨參、黃芪的用量要大,以補氣虛不足而增其動力。

典型病例

何某,28歲,2008年3月12日初診。

主訴:

結婚1年余,未避孕而未孕。患者15歲初潮,經期6~7天,周期素來先后不定,約1~2個月一行,量中等,時有痛經。

2007年10月19日外院查B超示:雙卵巢多囊樣表現,未見成熟卵泡。血性激素:FSH 4.5IU/L,LH 15.2IU/L,P 1.4nmol/L,PRL 23.06ng/ml,T 2.76nmol/L,E2 81.7pg/ml。患者尋求中醫治療。Lmp:2008年1月6日,量中等,經行6天。BBT雙相(不典型),近日有爬升。

診見:舌偏紅,苔薄黃膩少津,脈弦細。

中醫診斷:不孕癥;

西醫診斷:多囊卵巢綜合征

辯證:肝旺腎虛,精血衰少。

治法:養肝益腎,調理沖任。

處方:

當歸15g,白術9g,生地黃9g,熟地黃9g,枸杞子12g,女貞子12g,菟絲子12g,續斷12g,杜仲12g,狗脊12g,桑寄生12g,青皮6g,柴胡6g,每日1劑,水煎服。

二診:

2008年4月2日,Lmp:2008年3月19日,量中等,無腹痛,略感乳脹,經后無不適,同房也未出現異常分泌物,舌黯邊尖紅,苔薄膩少津,脈細軟。仍屬肝腎不足,精血衰少。

擬補腎益氣,養血調經。

處方:

當歸12g,枸杞子12g,女貞子12g,菟絲子12g,巴戟天12g,淫羊藿12g,黃精12g,生地黃9g,熟地黃9g,白術9g,白芍9g,石楠葉9g,石菖蒲9g,每日1劑,水煎服。

三診:

2008年4月16日,月經周期將近,BBT上升4天,已有乳脹行經預兆,昨日突發吐瀉,未服藥已愈,略有腹脹,舌黯尖紅,苔薄膩少津,脈弦細。治擬健脾和胃,益氣養血調經。

處方:

當歸20g,黨參12g,茯苓12g,香附12g,川楝子12g,熟地黃12g,白術9g,木香6g,陳皮6g,川芎6g,砂仁3g(后下),每日1劑,水煎服。

四診:

2008年4月30日,Lmp:2008年3月19日,BBT上升18天未降,無不適,舌黯偏紅,苔薄膩少津,脈細數。當天本院查尿HCG(+),證實為早孕。治擬益氣養血安胎。

處方:

太子參20g,苧麻根20g,白術9g,白芍12g,續斷12g,杜仲12g,桑寄生12g,菟絲子12g,南瓜蒂12g,陳皮6g,每日1劑,水煎服。

按語

朱老對于本病大多首診以養肝益腎調經的原則進行治療,在四物湯的基礎上加入大量補腎藥物,并佐以青皮、柴胡以疏肝氣,體現了“治肝必及腎,益腎須疏肝” 的治療理念。

待氤氳期,則在原方的基礎上加入巴戟天、淫羊藿、石楠葉、石菖蒲等溫腎陽、促排卵的藥物,并指導患者在BBT雙相時擇期同房,勿過勞過頻。

患者三診時有吐瀉的癥狀出現,恐其脾胃虛弱,不勝藥力,予參苓白術散合四物湯加行氣疏肝之制香附、川楝子,一則固護脾胃,二則經期將近,予中藥微微推動氣血,以期其經水能得以按期順暢排出,不想藥后當月即受孕,堪稱如桴應鼓。

版權聲明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