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蘭中醫 / 我的圖書館 / 中醫方劑的祖宗終于找到了,隱藏在《黃帝...

0 0

   

中醫方劑的祖宗終于找到了,隱藏在《黃帝內經》中,千年未被識破

原創
2019-12-13  金蘭中醫
在中醫發展的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方劑作為中醫最具代表性的具有思辨能力的一個智慧結晶,一直指導著中醫的臨床工作。如果,中醫沒有方劑,要想治好病無異于癡人說夢。當然,有人會說,可以用針灸推拿啊,不就是不要用方劑嗎?實際上,古人早就對此有高屋建瓴的看法,“用推即是用藥,不明何可亂推”?所以,無論是針灸取穴,還是推拿點穴,都是方劑思維的另一種表達。

但是,歷代醫家對于中醫方劑的源頭,常常認為是《傷寒雜病論》,且很多后世醫家把《傷寒雜病論》譽為“方書之祖”。實際上真是這樣嗎?并非如此,比《傷寒雜病論》早很多很多年的《黃帝內經》中,早就記載了方劑治病的心得。如果深讀《黃帝內經》,你會發現“《內經》十三方”才是真正的中醫方書之祖。

在《黃帝內經》這本百科全書中,涉及的面比較廣,所以很多人忽略了“十三方”也不足為怪。又加上古代醫學傳承的過程中,并不是每一個門派都能藏書萬卷,又加上《黃帝內經》和《傷寒雜病論》在傳承的過程中,經常出現斷層的情況,所以就不難理解為什么很多人即便讀了《黃帝內經》,也不知道“內經十三方”的緣故了。

這種情況就好比陶淵明所描述的《桃花源記》中的那般,“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所以在古代信息不發達的情況,在沒有了解《黃帝內經》的醫學體系下,僅僅只接觸《傷寒雜病論》就能開門立派的醫家也不在少數,更何況《黃帝內經》一向是以理論貫穿始終,而《傷寒雜病論》則是以病脈證治貫穿始終,且在很多治療條文中都有方劑的詳細記載,這讓很多人都認為《黃帝內經》跟方劑沒啥關系。但實際上,《黃帝內經》才是中醫方劑的“源頭”。

在《黃帝內經》中,有一個方劑,可以說是中醫方劑發展的始祖。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這個方劑其實還只能是方劑的最初階段。這個方劑究竟是什么呢?它的名字叫“湯液醪醴”。《黃帝內經》原文記載,“黃帝問曰:為五谷湯液及醪醴奈何?岐伯對曰: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堅。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此得天地之和,高下之宜,故能至完,伐取得時,故能至堅也”。

什么意思呢?就是用五谷作為原料,經過加工釀制而成的一種可以調理身體的東西。這個里面分為“湯液”和“醪醴”兩個部分。用五谷熬煮而成的比較輕清的液體,稱之為“湯液”,一般大多具有滋養作用。而用五谷熬煮,在經過發酵釀造,一般大多具有治療作用。如果稍加演繹一下,后來的食療方,就是“湯液”,而后來的方藥,就是“醪醴”。

不過最初的“湯液醪醴”也是有它的獨特環境的,比如經文所說的“必以稻米”“炊之稻薪”(與“煮豆燃豆箕”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五谷之中,必然要有稻米,熬煮“湯液醪醴”時,要以“稻草”作為最佳的燃料。這其實是一種純天然、無污染、原生態的方藥制作。這同時也是對后世醫家在運用方藥時的一種鞭策和引導。

也正是有了“湯液醪醴”的出現,才對后世中醫方劑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無論是后世的食療配方,還是中醫湯劑、藥酒等新型制劑,都是具有指引作用的。由此不得不感嘆,中醫方劑的祖宗,終于找到了。而后世任何方劑的發展,都是在這個“湯液醪醴”的基礎上演化而來的。但同時不得不感嘆,《黃帝內經》時期,岐伯真的是高手啊!而且是深不可測的那種!
【本文由“金蘭中醫學社”新媒體獨家出品,圖片來源于網絡。作者金蘭,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復制】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