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溜達達的暉姐 / 游記 / 葡萄牙游記【5】沒有封頂的王陵

0 0

   

葡萄牙游記【5】沒有封頂的王陵

原創
2019-12-12  溜溜達達...

5月25日,今天我們離開里斯本向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爾圖進發。

早上,我們整理好行李,接著就把民宿收拾得干干凈凈,碗勺杯子歸位,桌子灶臺纖塵不染,出門時把垃圾帶出來。多么好的旅客,給國人長臉。

本來還想聽到房東太太的表揚,誰知她遲遲不到,只好把鑰匙留在屋里,趕路了。

里斯本到波爾圖300公里,在途中經過一座葡萄牙人稱之為“葡萄牙民族的象征和求得獨立的標志”的巴塔利亞修道院,也是世界文化遺產。

還得插播一段我現躉現賣的葡萄牙獨立簡史:12世紀,伊比利亞半島上有若干基督教小國家和若干伊斯蘭小國家。萊昂王國的國王阿方索六世讓勃艮第的一個貴族恩里管理萊昂王國的葡萄牙州,還把私生女嫁給了他。恩里沒讓老丈人失望,把領地打理得不錯,還忙里偷閑地吞并了南方鄰州科英布拉。恩里在兒子阿豐索·恩利克斯不滿3歲時就掛了。

年輕的寡婦耐不住寂寞,有了情夫。阿豐索·恩利克斯長大后集結支持他的人攆走了母親和她的情夫,成為了葡萄牙的領導者。

阿豐索統治葡萄牙將近60年,他白手起家,南征摩爾人來擴張領土,清楚地畫出了未來葡萄牙的輪廓。他借助十字軍的力量攻下里斯本,里斯本從此永遠成為葡萄牙的一個城市。他肅清特茹河以北的一些穆斯林反抗據點。他移民到荒涼的新領土,鼓勵農業種植和飼養牲畜。他擺脫了對西班牙人的臣屬關系而自立為葡萄牙國王。

毋庸置疑,葡萄牙國家的歷史是從阿豐索·恩利克斯開始的。

說完了開頭,中間就省略了,到14世紀中間,國王叫費爾南多一世。

費爾南多一世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比阿特麗絲公主,許配給卡斯蒂亞國王胡安一世,還答應以后生出一男半女,便為葡萄牙之主。

費爾南多一世龍御歸天后,葡萄牙的大部分貴族擔心卡斯蒂亞會借機吞并葡萄牙,要擁立費爾南多一世的同父異母兄弟,他父親佩德羅一世的私生子,阿維斯騎士團的首領若昂為新君。眼看到嘴的肥肉飛了,胡安一世當然不干,既然條約成了廢紙,就只有開打。

當時卡斯蒂亞和萊昂早已聯合,對獨立的葡萄牙一直看不順眼。胡安一世聯合了法國,阿拉貢和意大利的多國部隊,氣勢洶洶殺進葡萄牙。

若昂雖然有葡國上下的支持,畢竟實力相差懸殊,他向英國求援,英國派來一支幾百人的精銳長弓射手隊伍。

1385年8月14日,雙方在葡萄牙中部的阿爾儒巴羅塔進行了決定性的一戰。若奧手下的軍隊6500人在佩雷拉將軍的指揮下,對陣胡安一世的三萬多聯軍。

               佩雷拉將軍像

面對擁有重裝騎兵數倍于己的敵軍,佩雷拉利用地勢,采用步兵密集隊形正面堅守,側面迂回的戰術,發揮長弓兵和弩兵的遠程優勢,最后以少于一千人的傷亡代價殲滅敵軍一萬人,取得了徹底的勝利。阿爾儒巴羅塔戰役的勝利,確保了葡萄牙后來兩百多年的獨立和長治久安。戰役之后,若昂正式加冕成為葡萄牙國王若昂一世,開啟了兩百多年的阿維斯王朝。

為了紀念阿爾儒巴羅塔戰役的勝利,若昂一世決定在戰場附近修建一所修道院——就是“葡萄牙民族的象征和求得獨立的標志”的巴塔利亞修道院。

1386年,修道院正式動工,定名為圣瑪利亞戰役勝利修道院,修道院所在地也因此得名巴塔利亞。修道院前后花了一百多年,于1517年才竣工。

我第一眼看到巴塔利亞修道院時,覺得這座古老的哥特式教堂的外觀有點與眾不同,幾個平頭的建筑高聳探出教堂墻外,最上面還有一圈黑乎乎的,像鑲了一條黑色花邊。黃色的墻面上也有一塊塊,一條條的黑色沁跡,不知道用的建筑材料含了什么。

教堂正面大門

教堂正門上的葡萄牙王室紋徽

教堂大殿寬大優雅,巨大石柱莊嚴垂直向上,在高30多米的拱頂側肋交叉支撐。



從進門到主祭壇有80多米的進深,除了花窗,幾乎沒有任何裝飾,卻給人樸素崇高的感覺。



修道院的精華不在大殿,在從這座有花飾門框進去的創業者禮拜堂。

這是王室陵寢。

禮拜堂中間是葡萄牙王國的開國君主若昂一世和王后菲利帕的石棺。

石棺的體量很大,只能看到側面,我繞著石棺轉,還是找不到能拍到石雕人像正面的地方。從網上找到的圖片,估計是用自拍桿拍的。


王后菲利帕是大力支持若昂一世,并派來幾百人的精銳長弓射手隊伍的英國蘭開斯特公爵的女兒,他們是在大戰開始之前成婚。這純粹是政治婚姻,而且菲利帕相貌平凡,葡萄牙國王的風流成性也是有傳統的。

大家閨秀菲利帕王后為人賢淑,把王宮管理得很出色,夫妻之間融洽,而且教子有方,贏得國王的尊敬,慢慢地把國王的心收攏過來。

菲利帕王后死于1415年,她臨死前葡萄牙船隊即將出航去攻打摩洛哥的穆斯林港口休達,王后催促她的丈夫和兒子們準備出征。據說王后死了,若昂一世痛不欲生,終生未再續娶。

石棺上刻著兩人的雕像,國王拉著王后的手,表現了一對生同衾死同穴的恩愛夫妻相。

禮拜堂設計得很高雅,下面是正方形,到上面收成八角形,穹頂如同星空向外放射。無論是葉狀券拱的花飾還是石柱和墻上的雕飾都漂亮得恰到好處。


美輪美奐的花窗


沿著墻壁還安放著若昂一世4個兒子的棺槨,其中有“哲學家”美稱的杜阿爾特一世,“航海家”恩里克王子,圣費爾南多王子、圣地亞哥騎士團大首領胡安王子……虎父無犬子。

恩里克王子的石棺

修道院里也有一個庭院,庭院四周是歐洲最美麗的回廊之一的“王之回廊”,



回廊是15世紀建造的,內部是哥特式風格,對外鑲滿了曼努埃爾風格的花式窗格,窗格的花式還不同,中間嵌入基督騎士團十字徽章和葡萄牙王室的渾天儀標志。


在回廊的拐角還有座曼努埃爾風格的洗手池,極美。洗手池上的人臉的嘴,至今依然滴答滴答地吐著水滴,水滴打亂池水的平靜,陽光零亂地映照在人的臉上,仿佛他們在動了。


在西南角上方的尖頂鐘樓,名為"白鶴鐘樓"。


庭院里有個現代派造型,是一堆扭成一團的鋼管,看不懂喻義是什么?

走出庭院,看到一些游客進入一個小門,便也跟著想進去,被門衛攔住,翻著葡萄牙語,誰都不懂,但明白是不讓進。


小于過來問我們有沒有進小門里去參觀?然后帶著我們去和門衛交涉,進去以后,嚇了一跳,哇,別有洞天啊!


里面是一座未完工的,及其奢華的露天宮殿。

第一眼就被矗立著一扇充滿了印度風情的曼努埃爾式大門驚著了,這座15米高、7.5米寬的宏偉大門上面雕刻各種繁復精致的花紋,令人嘆為觀止。


里面是宏偉的無頂八角形圓廳,這是一座未完工的禮拜堂,是若昂一世的兒子杜阿爾特國王為自己造的王室陵寢,八角形殿堂的設計裝飾獨具匠心。

為什么至今都沒有封頂,說法不一。一個說法是因為設計上的失誤導致工程失敗而終止;還有一個說法是為了新建里斯本的熱羅尼莫斯修道院,轉移了人力和財力而導致了工程的停工。

禮拜堂的墓室里安放著杜阿爾特一世和王后的石棺,也是手拉著手的。

墓室上方雖然有頂,不至于直接被雨淋風吹,但沒有房頂的禮拜堂實在是挺尷尬的,君王去世時陵墓沒有建好是正常的,后面的君主通常接著蓋,像這樣就讓祖宗的陵墓就這么晾著,很少有。


這座未完成的禮拜堂已經完成的部分比創業者禮拜堂更為奢華,花窗、墓室的拱頂、禮拜堂中央向上的的支柱都已經完成得十分完美,這些半截的支柱就是從教堂外面看到的那些平頭的建筑。



匪夷所思的是,1438年杜阿爾特國王掛了,工程就停了,直到1509年,曼努埃爾一世又修建了禮拜堂獨一無二的大門后也不管了。

也許殘缺的美更讓人們感嘆滄海桑田而印象深刻,我們抬頭仰望蔚藍的蒼穹,環顧歷經幾百年后依然有著可以傲視天下的精美雕塑的禮拜堂,還有墓室里王室的棺槨,也感慨這戛然而止的帝王富貴。

午飯我們在一個加油站的餐廳吃的三明治和湯,接著趕路去波爾圖。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