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雜文 / 北上廣的失業“蹲族”:沒當上天之驕子,...

0 0

   

北上廣的失業“蹲族”:沒當上天之驕子,有錯嗎?

2019-12-11  lindan9997

嗨,大家好,我是喬。

最近學了一個網絡流行詞:“蹲族”

這些人受過高等教育,

來自中產家庭,

畢業后躲在大城市的陰暗犄角出租屋,

過著吃、睡、打游戲的隱居生活……

01

這兩天看了一個關于“蹲族”的真實故事。

主人公名校畢業,宅在出租屋,2017 年,用一萬四千塊錢在廣州活了九個月。

入蹲之前,她在一家內容公司上班,也通過了試用期,那是一份待遇和氛圍都很好的工作,每天在公司呆滿8小時就算全勤,每周出一篇文章,偶爾參與策劃。

可漸漸地她發現,每周一次的創作讓人倍感焦慮,最后沒熬住,提了離職。

沒想到的是,逃避了一次痛苦,后面痛苦加倍。

當時的廣州并沒有什么適合工作的地方,想去的行業不僅全國縮招,也不具備靠對工作經驗的年限要求,還得了三叉神經痛。

現實中的痛苦,靠虛擬世界的游戲來麻痹,就這樣,漸漸地成為了蹲族一員……

以前我理解蹲族,就是日劇里那些被喪文化侵襲的人。

蹲族在日本很常見,也被稱為蟄居族,早在2016年,在日本這樣的“家里蹲”大約有100萬。

人群以男性為主,至少有一年未曾涉足社會,或是不曾表現出涉足社會的欲望,完全依靠父母照料起居。

這些宅男擁有聰明的大腦和較高的學歷。“我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只是我選擇不去做。

就像電影《不求上進的玉子》,總有一幀畫面能找到我們宅在家里的樣子。

500

電影的簡介上寫著:高分治愈喜劇

看完卻沒人笑得出來。

也許你我不是蹲族,卻也會因為失業、裸辭宅在家里,處于“蹲”的狀態。

只是我們既沒有女主那樣可以照顧她起居的老爸,更沒有心安理得不去上班的心態。

尤其不敢面對鄰居的靈魂拷問:“你是做什么的?”

02

在知乎上有這樣一個問題,如何看待無所事事的蹲族?

一名蹲過三年的答主貢獻了高贊答案:

剛畢業的前兩年淺蹲,干雜活,頻換工作。最后一年深蹲,懶得出門,看到求職網站會發抖。

起初只是沒好好找工作,后來找不到好工作。

失去了應屆的身份,不再有校招的資格,也沒有相應工作的經驗。

唯一能做的是放低身段,“像電視里那樣子從基層慢慢干的公司與崗位。”

很快被現實暴擊:

實際上可能連個基層的機會都不會給你的,幾十人甚至幾百人競爭,非常現實,非常殘酷。

好在,他沒有放棄,拿出了大學里“最后那點本事”,并起瘋狂健身,才走出了人生中“最崩潰的三年”。

500

顯然,不是每個人都像答主這樣幸運。困難面前,更多的人在下意識地逃避。

賈樟柯說過這樣一句話:不能因為整個國家在跑步前進就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

我們圈子還是很窄,以至于誤讀了現實中的年輕人。

網絡上我們了解到的是遍地高學歷,年薪百萬,平均27歲當經理,忙到無暇談戀愛……

只有中年人在危機中掙扎,年輕人就算一無所有,起碼還有“年輕”,能吃自己的時間紅利。

忽略的是網絡外,一些畢業生剛出校園就被攔腰撞倒,恰恰是年輕讓他們不堪一擊。

而且與“主動當廢人”的日本蟄居族不同,他們只是機緣巧合,被迫蹲了一陣,或是遇到了一些困難,躲了一會。

等反應過來才發現:站不起來了

王朔說過這樣一句話:

我曾經以為日子是過不完的,未來是完全不一樣的。

現在,我就呆在我自己的未來,我沒有發現自己有什么真正的變化,我的夢想還像小時候一樣遙遠,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經不打算實現它了

03 

有人說,蹲族充分驗證了一句話:“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真的好舒服”。

但是這種舒服就像麻藥,總有過勁的時候。

看過一個“作家蹲”的例子,畢業后他參加了招聘會,不想去任何一家,想全職寫作,結果:

“最開始的時候想靜下心來閱讀寫作;

一個月后變成了只閱讀不寫作;

兩個月后變成不閱讀不寫作;

到最后干脆不想掩飾自己什么都不想做的本質了。

500

不知不覺中,當他穿著短袖出門,才發現外面已經是冬天。

人一旦安逸慣了,就不再相信自己還有工作的能力,即使下了決心再找工作,大概率會碰壁。

因為你休息的時候,別人在奔跑,只要一年,新一批應屆畢業生就會按時走出校園。

于是在激烈的競爭中走到了另一個極端:

受挫多了,不相信自己還會成功。

這是一種“習得性無助”。

美國心理學家塞利格曼1967年用狗作了一項經典實驗,把狗關在籠子里,蜂音器一響,就給以難受的電擊。

多次實驗后,蜂音器一響,即使電擊前把籠門打開,狗也不再逃,不等電擊出現就先倒在地開始呻吟和顫抖,放棄掙扎,等待痛苦。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許多事情并不是真的無法擺脫,只是生活持續性地打擊下,讓人覺得這件事“做不到”,最終徹底放棄。

任憑外人如何勸導,都很難走出來。

500

而深挖年輕人總是職場受挫的原因,讓我想起《讀庫》主編張立憲的一段話:

我們在中學和大學所受的教育,和未來的職業要求和職業訓練往往相悖

沒有人教過年輕人,該如何工作,該如何跟同事相處,甚至是該如何表達你的意思,以及聽懂別人的話。

這才使得他們在初入職場的時候,很難適應身份轉換。

所以說,一個年輕人,要拿出足夠的勇氣來洗白自己,把學生時代養成的一些觀念和習慣“干掉”。

同時也要相信自己,眼前的障礙沒有想象中可怕,只要敢于面對

500

04

仔細品味一下“蹲族”的定義,會發現“中產家庭”似乎合理化了他們的無所事事。

這個社會給了人們很多的選擇空間,即使不上班,也不至于被“餓死”。

但我們還是不要低估人生際遇的復雜。

昨天王思聰又上了熱搜,“名下2200萬元資產被凍結”。

前段時間就有人調侃,如果當初他把老王給的錢去買房,5億元在上海靜安區可買300套150平米的房子,買好房他周游世界,10年后,房子價值45億。

但小王選擇了創業,十年后5億虧完,還被限制消費。

段子很搞笑,卻也讓人深思,他已經代表了最有資格“坐吃山空”的人,在家躺著就行,為什么還選擇九死一生的創業。

500

這也許說明了一個很樸素的道理:

我們需要工作,這是一條被大眾驗證的路,雖然也會有波折,但另辟蹊徑明顯更困難。

500

最后,想鼓勵一下正陷在“人生卡頓”中的人去打破習得性的無助。

方法論可能俗了點,但很有用:

永不言敗,再嘗試一次。大多時候,我們拼盡全力,不過是為了成為一個優秀的普通人

更要提醒那些還在上大學、尚有機會的人。

珍惜時間,多長本事,早一點規劃人生。

不要等到歷經折騰與痛苦,再唏噓感嘆:

原來,我們離一無所有往往只有一次錯誤和意外的距離。

自由撰稿人。冷眼看熱鬧,深度談人生。揭穿職場真相,解碼人生困境。你笨算我輸。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