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悅讀 / 天津,一座遍地都是姐姐的城市

0 0

   

天津,一座遍地都是姐姐的城市

2019-12-11  小酌千年

    當我看到文案中“天津”兩個字的時候,我就瞬間明白了。

    如果你問我:中國有哪個城市的人一開口你就想笑么?我一定會回答天津。因為這是一個如果舉辦脫口秀101能夠全民出道的城市。

    無獨有偶,最近一個18歲的男孩因為失戀想跳樓被幾個天津警察“群口相聲”活生生給勸了回來的視頻也在網絡紅了起來,本來氣氛挺嚴肅緊張一事兒,視頻點開還是滿屏的哈哈哈哈。

    其實,天津人的口才是一種傳承下來的天賦。

    清末開始,北京流傳著一句耳熟能詳的老話“京油子,衛嘴子”。“京油子”說的是北京人的處事風格,而“衛嘴子”說的就是天津人這張能說會道的嘴。

    這句話還有一句鮮為人知的后半句“十個京油子斗不過一個衛嘴子”,由此可見,天津人嘴皮子功夫之溜道。

    一聲“姐姐”是天津人的處世哲學

    在天津人眼里,只要你性別為女,那一水兒的都可以稱呼一句“姐姐”。

    一聲“姐姐”消除了初見面不知道如何稱呼的尷尬,又哄的對方姑娘心里甜滋滋的,天津人這種從骨子里的能說會道和它獨特的地理位置有著很大的關系。

    天津,取其字面含義—“天子的渡口”

    天津是海河幾大支流匯合處和入海口,而隨著京杭大運河的開通與海河交匯,天津成為了內陸運河和海域相連的交岔口。

    “九河下梢天津衛,三道浮橋兩道關”,憑借著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天津自古以來便是漕運的咽喉重地。

    元明清三朝定都北京,天津是江南地區漕運進京的必經之路;晚清時期,1860年英法聯軍占領天津,天津又成為通商口岸,西方列強紛紛在此建立租界,那時候的天津比北京還要繁華熱鬧。

    600多年的水運暢通帶來了商品經濟的繁榮,在商品交易中天津人磨練出了能說會道的嘴皮子。

    600多年來天津衛里來來往往無數商旅貨船,南來北往的客人聚集在此,在混碼頭討生活的日子里天津人學會了圓融通透的與人相處。

    一聲“姐姐”濃縮了天津人幾百年來沉淀的處世哲學。

    天津人最怕啥?怕包袱掉地上

    由于我們國家幅員遼闊,大多地方人們都是未見其真貌只聞其傳說,也造就了一些地域上的刻板印象。

    其實,廣東人不一定吃福建人,

    內蒙古人也不用騎馬上學,

    東北人不是都有大金鏈子小手表,

    但是,天津人一定會說相聲。

    都說“文似看山不喜平”,說話也是如此。

    天津話有自己獨特的音調起伏,普通話讀為高音、高平調,天津話則讀為低音、低平調,尾音直往下墜。簡單一件事兒,從天津人嘴里講出來就顯得劇情格外的跌宕起伏,浸泡在曲藝文化里長大的天津人,幽默就是他們骨血里自帶的天賦。

    天津人能聊,而且頭腦活泛,心思靈巧,是天生的捧哏選手,跟人聊天都生怕包袱掉地上,順口就能接過話茬。

    天津人講話喜歡用各種語氣詞“誒”、“嚯”、“嗨”串聯上下文,仿佛聽了一段評書相聲。

    天津人講話還客氣得很,說什么話都愛用“您”字兒,讓別人做什么事兒經常以“您了受累...”開頭。損人的時候也帶個“您”字,嘲諷能力更加倍,被損的人還得細咂摸才品的出來。

    在很多舞臺和影視作品中,為了笑果也經常安排一個操著天津口音的角色。

    比如《武林外傳》里的燕小六

    再比如春晚小品《裝修》《鄰居》里的女裝大佬林永健,一句“干嘛呢干嘛呢”至今想起來都是3D音效回蕩在耳邊。


    春晚四十年的語言節目在本山大叔帶領東北人占領高地之余,也離不開天津籍藝術家的活躍:

    有無人不曉的“相聲泰斗”馬三立

    有在春晚舞臺上推銷“宇宙牌香煙”的馬季

    有連續33年在春晚上“想死你們了”的馮鞏

    還有創造出“宮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杯”這一網絡流行meme的趙麗蓉老師

    當然,年輕的天津相聲演員仍舊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就比如德云社“大小姐”郭麒麟

    他爹是創立德云社,撐起中國相聲劇場事業半邊天的郭德綱。而他不僅子承父業在相聲界里逐漸立足,甚至跨圈影視也不忘發揮天津人的幽默本色,在最近熱播劇《慶余年》里,郭麒麟飾演的范思轍幾乎承包了劇中所有笑點。

    而前幾天,因為“被自己感動哭了”上了熱搜的他,把天津人的“哏兒”展現的淋漓盡致:

    幽默,是刻在天津人骨子里的。

    “衛嘴子”不僅會講而且能吃

    “衛嘴子”不僅說的天津人會講,也是說的天津人會吃。

    說到天津的吃的,外地人腦海里第一個蹦出來的就是狗不理。

    可是天津不只有狗不理,更有風靡全國大中小學門口的煎餅果子。

    對于煎餅果子天津有自己的倔強,不僅自帶雞蛋用雞蛋排隊。而且什么香腸、辣條、炸串等等絕對是不能加的。

    但是天津大餅卻可以夾一切。天津還有一絕叫“大餅夾一切”。

    什么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在這里沒有滿足不了的口味。說了夾一切那就是夾一切。

    天津這座城市的幽默從行為處事滲透到對美食的態度。天津人用深深扎根在靈魂里的幽默感,和世界上一切苦難做對抗。

    只要煎餅果子攤還在,天津人就還能排。

    只要地球還在轉,天津人就還能貧。

    那其實日子也不是很難過了,您說對吧姐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