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現實 / 歷史 / 公子扶蘇為何會與王位失之交臂,最終落得...

0 0

   

公子扶蘇為何會與王位失之交臂,最終落得個悲慘結局?

原創
2019-12-11  歷來現實

    毫無疑問,作為秦始皇的長子,公子扶蘇是一個具有悲劇性的人物,引起了后世的評述頗多。當然,歷史是一個可以被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同的人會憑各自的喜好為小姑娘畫上不同的妝容,其實,歷史小姑娘的素顏究竟是什么模樣,已經不可能有人全然知曉,所以眾人的評述只代表了各自的觀點和對事實的猜測而已。

    明代的張居正就曾認為扶蘇是一個怯懦的仁者,即使繼位,以他的能力也不足以力挽狂瀾,不可能挽救即將傾覆的秦王朝,而蘇軾筆下的扶蘇卻是一位恭敬仁孝之人,他謙恭有禮,至仁至孝,最終卻因此而死于陰謀算計之下。

    盡管后人對他的評述不一,但在司馬遷的筆下,扶蘇的生命軌跡還是相對來說比較簡單的,在他的筆下,扶蘇的人生并無太大的跌宕起伏與壯闊波瀾,只描述了兩件大事。

    一件是在"焚書坑儒事件"發生時扶蘇勸諫始皇,結果被始皇帝放至軍中,監軍蒙恬,最終戍邊十年不得回。

    另一件是在秦始皇駕崩之后扶蘇被李斯,趙高假借詔書賜死。所以就是這樣一位聽上去性格怯懦的公子,卻在這波瀾壯闊風云詭譎的亂世之際,被屢屢提及,就好像他的死亡成為了一個精神事件,一種時代的風向標。由此可見,他的死亡在當時社會民眾心目中造成的沖擊有多么的強烈,就包括當時的陳勝吳廣密謀造反,便是以扶蘇為號召,揭竿而起,才繼而發展壯大的。這也同樣證明了扶蘇并不是一個怯懦無能之人。

    再看公子扶蘇之名,也會覺得他是舉世無雙的。

    扶蘇的名字源于《詩經·鄭風》當中《山有扶蘇》的其中一句"山有扶蘇,隰有荷華",這是古人對樹木枝葉茂盛的形容,有香草佳木之意。當然人如其名,兩千年前公子扶蘇,想必也定是俊雅挺拔,溫潤如玉的,乃一位謙謙君子,我想他在當時一定會是秦國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這樣溫文爾雅,淡然高華,謙遜有禮的人,將世間一切的美好都拿來形容他,想必也不為過吧。

    但扶蘇這個名字除了蘊含著希望他可以成為一個謙遜俊雅的人,同時還寄予了始皇帝對他的期冀,希望他以后可以有一番大的作為,能夠承擔起國家的重任,秦始皇以此為其子命名,顯而易見是對扶蘇寄托著無限的期許。更何況扶蘇還是秦始皇的長子,自然始皇帝對他這個兒子的要求也非常之高,雖未明說,也一直未立他為太子,但卻一直將他當成皇位繼承人來培養。

    扶蘇也不負父親的厚望,最終成長為一位德才兼備的準皇位繼承人,仁愛謙恭,但又不失果敢和剛毅,多年的磨練更使他的性格趨于完美,甚至連趙高也曾稱贊他"剛毅而勇武,信人而奮士",他悲天憫人的胸懷和廣闊的胸襟更令后人大加贊賞,甚至連后來的陳涉吳廣起義,也要借用扶蘇的名義,可見扶蘇的仁愛理念已經深入人心。

    那為什么這樣一位璀璨奪目,受萬人敬仰的準皇位繼承人,在這么多先天優厚條件之下最終還是落得了個自殺的悲慘結局呢?

    雖然他的死因是一個歷史之迷,但這與扶蘇自身的性格以及他的治國的理念定然是密不可分的。

    秦朝初年就推行什么樣行政制度而進行了激烈的廷辯。丞相李斯力主推行郡縣制,但卻遭到博士淳于越強烈的反對。

    淳于越則認為應該推行周禮,實行分封制度,而這兩種制度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政治理念,最終秦始皇采納了李斯的建議,推行郡縣制,這樣的結果也直接導致了淳于越被罷黜。

    扶蘇也為此多次上書始皇帝,始皇大怒,結果扶蘇就被始皇帝派到了上郡去做蒙恬大軍的監軍。

    從這件事中就可以看出在治國理念和統治思想上,扶蘇與始皇帝的思想是完全不一致的。始皇帝尊崇法家治國理念,信奉"法令由一統"、 "事皆決于法"。而扶蘇則對這種專制的治國理念并不茍同,他則深受儒家思想熏陶,這都是源于扶蘇師從仆射淳于越大儒,在老師的教導之下,儒家思想早已浸透扶蘇內心,因此扶蘇在政治立場上堅持廢重法而與民休息。

    就如在對"坑儒"這件事上,扶蘇的態度是勸諫始皇不要用重法迫儒。其實扶蘇的這種儒家思想是非常適合國家大亂以后的國家治理,扶蘇的這種治國理念,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當時秦國急需休養生息的現狀,當然這種仁治理念同時也為扶蘇贏得了賢名。雖然扶蘇在民間頗具賢名,但是他的政治理念和始皇的治國理念截然相反,必然會導致始皇帝在對繼承人的選擇上出現左右搖擺。

    命運造化弄人,扶蘇的人物悲劇,悲就悲在他生在了那個時代,而那個時代又是一個崇尚法家和法治的時代,秦始皇本人又是一位特別鐘情于法家、法治的人物,他便覺得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扶蘇性格優柔寡斷,不適合成為一個真正的君主,始皇認為被立者的思想個性應當是智力超群、剛毅果斷、深諳峻法的人,然而寄予厚望的扶蘇卻和自己有著不可調和的政治矛盾。所以,扶蘇雖然為秦始皇的長子,但是按照秦人所固有的宗法制度和政治文化傳統,秦始皇也會猶豫再三,遲遲不立扶蘇為太子。

    在扶蘇的身上,春秋貴族之風尚為遺存,這不僅與老師所教授知識的耳濡目染有關,更是與他自身的性格息息相關,這與崇尚法術的秦國社會格格不入,實則是已時過境遷,因此他的悲劇的結局早已注定,并在專制社會體制下一幕幕地重復上演。但面對這種情況,始皇帝并不想放棄扶蘇,他后悔讓扶蘇拜淳于越為師,悔恨扶蘇在受到儒家思想熏陶后所慢慢養成的性情,覺得扶蘇不夠剛毅果斷,少了帝王所應有的霸氣。

    因此讓扶蘇戍守邊關監軍蒙恬,這顯然是歷練多過處罰,始皇帝其實希望扶蘇通過戍守邊關,可以苦其心志,勞其筋骨,讓他可以在軍中磨煉性情,練就剛毅果敢的性格,少份柔弱,多份堅強。

    秦始皇自十二歲起就成為了一國之主,他曾目睹和親歷了太多的宮廷權斗,不知凡幾。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講,秦始皇也有讓扶蘇遠離政治漩渦中心,以求保全扶蘇之意。

    另外,秦朝自商鞅變法一來,就很重視軍功,因此,軍隊在秦國政治中便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由此可見始皇帝發璽書于扶蘇,并非倉促間的決定,實乃深思熟慮之舉。可是這一切最終還是辜負了秦始皇為扶蘇的謀算,始皇還是未能算到小人的算計,扶蘇自殺這一悲慘結局是讓始皇帝始料未及的。

    扶蘇戍邊,這最終也成為了扶蘇這一生的轉折點,如果不是他過早的就離開了政治中心,胡亥也不會僅憑李斯和趙高的支持便能登上皇位,如此強大的大秦王朝也不至于僅僅到了秦二世就滅亡。

    扶蘇與王位失之交臂,最終以一場悲劇告終一生,這其實還與他有一位偉大的父親存在著必然的聯系。

    秦朝自商鞅變法以來,獎勵耕戰,加強君主專制,強化中央集權,國力逐漸強盛,最終成為了戰國亂世紛爭時的終結者,也是最后的勝者。所以秦國統一天下,其中法家思想是功不可沒的。

    秦朝重視法度,法家強調尊君集權和人主之術,提倡"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執要,四方來效。"秦始皇對人主之神圣威的捍衛也可以說是不遺余力,從帝號的稱謂(皇帝)到國家政權的組織方式(郡縣還是封建),均進行了認真的討論。這既是對自己功業的認可和鞏固統一政權需要,也是君主的"勢"大為擴張的需要。然而在一人專制的中央集權之下,皇權的傳承始是一個巨大的政治問題,一旦所寄非人,不世功業轉眼間就會化為烏有。因此對于太子的選擇必須慎之又慎。

    而且始皇帝作為封建大一統王朝的開創者,統一了中國,他所做的事是開天辟地的,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因此始皇帝在當時也是很自命不凡的,會有些剛愎自用。當扶蘇及冠之后,開始漸漸的在朝堂上,展現才能,發表自己的政治主張,也屢次對他的父王直言勸誡,在朝堂之上大放異彩,他在當時雖然沒有正式被立為太子,但也聲名遠播,受到百姓的一致好評,贏得了眾多民心,所以,當扶蘇展露才能,身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時,始皇開始警惕了,他認為扶蘇過早嶄露頭角會遮蓋住自己的光芒,這樣一來就對皇權構成一定的威脅。

    法家主張尊君抑臣,對權力有強烈的壟斷性和排他性,所以始皇是絕對不允許朝堂中有其他(即使是潛在的)權力中心的出現。因為他與扶蘇之間不僅僅只是父子關系,更是君臣關系,實際上后者的關系更大于前者,皇帝不能讓任何人威脅到他的皇權,即便是潛在的威脅,也不能夠放過。

    據史記的記載,秦始皇在位數十年,一直沒有立儲,所以他不立太子,實際上就是要捍衛自己至高無上的皇帝權威。況且此時始皇正值春秋鼎盛時期,精力尚好,批閱奏章通宵達旦,可謂是親事親為,較為勤勉。秦始皇又遍遣燕齊方士訪求仙藥,多次派人去尋求長生不老之術,他不愿意承認自己有一天會馭龍殯天,而太子是國之儲君,立了太子就等于承認自己會死,所以建儲之事從未提到議事日程之內。

    扶蘇本該成為大秦王朝最為尊貴的人,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去實現自己的宏圖壯志,以仁義來治國安邦,建立一個太平盛世,可他的宏偉藍圖最終卻在一道無情的圣旨和一把冰冷的劍下破滅,他的死猶如巨星隕落,也直接影響了大秦王朝的命數。

    秦始皇在位始終沒有立太子,這最終也給他的帝國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

    深諳政治之道與帝王心術的李斯利用了秦始皇與扶蘇的這種儒法沖突,而狡猾的趙高則正好利用了扶蘇的這種軟弱的性格,利用了扶蘇對于秦始皇的仁孝之心,正因為如此,趙高和李斯這才會有很大的把握,認定單憑一紙詔書就能夠讓扶蘇絲毫不疑,不會造反,反而會坦然地接受自殺的結局。

    兩個陰謀家的結盟,最終扼殺了秦王朝最后一次轉舵的良機,秦王朝以更迅猛的加速撞向了毀滅的冰山。

    扶蘇可能到死也不會想到,自己最后竟然是敗在了奸人手中,最后皇位卻是由他那個不爭氣的弟弟來繼承。其實胡亥能在秦始皇眾多兒子中脫穎而出,可見其并不是歷史上"指鹿為馬"中那樣的人物,而《李斯列傳》更多的強調趙高的作用,而忽視了胡亥的順勢而為。

    胡亥作為扶蘇的競爭者,更多的是如這樣順勢而為,見縫插針。扶蘇作為長子,作為皇位的第一順位繼承者,他就如靶子一樣是很多人攻擊的目標,而胡亥在扶蘇的光芒之下更容易行事和尋找漏洞,作為皇室子弟,胡亥更像個獵人一樣,時刻準備伺機而動,而這也終于讓他找到了機會,所以胡亥的繼位,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必然。

    總之,扶蘇最終選擇死亡這條道路,當時扶蘇是如何想的我們不得而知,但卻為他惋惜悲嘆,如果扶蘇不死,那秦朝歷史走向該如何?是否會如始皇希望的那樣,千秋萬代,而不是只到二世就亡呢?

    歷史車輪滾滾走來,一切事實都已注定,徒給后人留下了無數的想象空間。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