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角望 / 雜聞 / 97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給妻子寫了65年情...

0 0

   

97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給妻子寫了65年情詩,原來,真的有一輩子的浪漫!

2019-12-11  圓角望

    來源:益美傳媒(ID:YeeMedia)

    作者:益美君

    相信大家都聽過一句歌詞: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然而現實生活中的浪漫可不止如此。

    這不,前幾天一位97歲的老爺爺上熱搜,就是因為他給92歲的老伴兒寫了65年的情詩。

    65年!相當于浪漫這件事,他堅持了將近一輩子。

    01
    兩人初相見
    笨拙的深情
    老爺爺叫馮端。
    南京大學退休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的物理學家和教育家,絕對是一個標準的理工男。
    老奶奶叫陳廉方。
    曾在南京三女中任語文老師。

    其實兩人是南京大學校友,但那時并不認識。

    第一次見面,是在南京大學和金陵大學的青年教師聯誼會上。
    那天,陳端戴著眼鏡,穿著深色長袍,溫文爾雅;留著兩根長辮子的陳廉方,也十分清秀。

    雙方都給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過并沒有說話,兩人再次相見已是兩年后,由好友王業寧撮合認識,并展開戀愛。
    陳廉方第一次接受馮端的邀請,是去他的宿舍做客。
    當時的馮端是笨拙的。

    他買了水果糖,卻沒有碟子只好放在桌子上;給陳廉方沏茶喝,因為水不夠熱,直到陳廉方走的時候茶葉還沒泡開。
    陳廉方沒生氣還覺得有點可愛,離開的時候,依然是笑著的,馮端也覺得陳廉方性情極好。
    從小就喜歡詩歌的馮端,又是非常浪漫的。

    相戀不久,他就曾送過兩本詩集《青銅騎士》《夜歌和白天的歌》給陳廉方,讓兩個人的戀愛關系充滿詩意。

    休云后湖三尺雪,深情能融百丈冰。
    這句詩是陳廉方心底最深刻的記憶,當時是兩人交往的第一年冬天,南京下了大雪,兩人在玄武湖旁邊的櫻洲長廊上聊天。

    雖然天氣格外冷,但兩人并不覺得冷,就像濃濃的情誼把冰雪都融化了。
    還有一次,兩人在玄武湖游玩的時候,馮端注意到陳廉方心情不佳,約會結束后總是想著這件事,就寫了下面這首詩給她:
    為什么又讓憂郁的思念
    重染上你這顆素樸的心?
    為什么對于我們幸福的遠景
    還有些懷疑/不敢完全相信?
    幽靜的妹妹/溫淑的愛人
    我心里永遠珍藏著你純潔的形象
    如果沒有了你
    我的生命/所剩下的只是一片空虛和荒涼
    不論是寒風中望著樹葉凋落
    或是腳踩過滿積著白雪的街巷
    只要我一想到了你/心里就充滿了和煦的陽光
    在溫暖的火爐邊
    伶俐的你不是曾做過計劃
    有一萬多個白晝和黑夜
    在等待我們用幸福將它填滿嗎?
    那么為什么要讓你這顆素樸的心
    再沾染憂郁的思念?
    當自然界的萬物在冰雪中/暗自準備著開花的春天
    字里行間的濃情蜜意,真是羨煞旁人。
    02
    結發為夫妻
    詩意的浪漫
    不過馮端雖兼具物理學家的嚴謹和詩人的浪漫,但生活上卻太過不拘小節。
    有一次陳廉方去看他的時候,宿舍沒有暖氣,非常冷,馮端感冒了躺在床上,就穿了一條寬的絨布睡褲,一點也不保暖。
    陳廉方這才發現,他根本不懂得怎么照顧自己,鞋子也不合腳,襪子后面都磨出一個洞。

    這才趕緊給他買了火爐御寒,還買了羊毛衫褲、棉衣、皮外套。也堅定了和他在一起好好照顧他的決心。
    1955年4月1日,兩人正式締結婚約。
    (從左至右)馮端、陳廉方、馮母、馮兄

    婚禮很簡單,沒有繁雜的儀式,只擺了兩桌酒席,請了兩邊的同事朋友。
    雖不注重這些外在的儀式,但婚后六十多年,情詩一直是兩人從未間斷的獨有的儀式感。
    1985年,兩人結婚三十周年,馮端為妻子寫下:
    憶昔初會日,娟娟悅心意。
    始恨相見遲,姻緣從而締。
    伉儷三十載,濡沫共相依。
    秋實繼春華,晚霞猶靚麗。
    白首同偕老,恩愛豈容疑。

    1990年結婚紀念日,馮端寫的眾多詩的其中一首:

    人海茫茫覓知音,欲尋佳麗結同心。
    甚喜卿卿具慧眼,能識璞玉藏純晶。

    2005年春,正值兩人金婚,同游天目湖,馮端即興寫下《慶金婚》:
    長憶人間四月天,櫻花垂柳記良緣。
    五十年后牽手游,皓首深情似當年。


    2012年馮端先生還曾作詩一首《老情人節》:
    耄耋翁嫗追時尚,情人佳節共舉觴。
    五十七載情似海,何須節日作秀仿?

    2015年結婚紀念日,逢馮端與陳廉方“鉆石婚”,夫婦合作一首《鉆石頌》,其中幾句:
    平倉巷內偶邂逅,白雪冰晶后湖游。
    秋賞紅葉漫棲霞,翠鳥驚艷荷枝頭。
    更喜人間四月天,梁園酒家結良緣。
    放眼太湖碧波淼,一樹櫻花照清漣。
    六十春秋恩愛篤,雙雙執手難關渡。
    而今白發同偕老,朝朝暮暮永相濡。

    ……
    結婚65年,馮端寫了數不清的情詩,這一首首,一句句,情真意切。
    而這些書信,都被陳廉方裝在自己珍藏的紅色小皮箱里,里面還有年輕時先生馮端為她剪下的一縷頭發。

    可真真是“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03
    相守到白頭
    家庭的擔當

    成就斐然的中科院院士,深愛妻子,為其作詩六十余載,聽著就歲月靜好,令人羨慕。
    但所有的寵愛深情,不過是因為值得兩字。

    關于妻子,馮端只是簡短的一句:“她對我的照顧是無人能替代的!”短短的一句話背后藏著說不盡的感恩。
    馮端專心科研,所以雖是家庭主婦,但陳廉方婚后就擔起了家庭的重擔。
    三年困難時期,為了給一家七口做飯,陳廉方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去很遠的地方買菜,有點好吃的自己不吃,先讓長輩、先生和孩子吃。
    上世紀60年代,馮端專心寫《金屬物理》時,陳廉方還擔起了丈夫的筆頭工作,幫他代寫通知,回執信件,一遍遍地謄稿畫圖。
    上世紀70年代,馮家最困苦的時期,馮端被下放勞動,除了照料一大家子,陳廉方還得為丈夫擔驚受怕,憂前憂后。
    婚姻的珍貴之處在于不離不棄,彼此珍惜,所謂相伴到老,其實都是攙扶到老。
    1978年,陳廉方得了子宮癌。
    這段時間,兩人通信最頻繁,馮端總是反復安慰妻子“你這是早期,一定有辦法治療”,然后自己偷偷找人打聽治療的辦法。
    手術成功后,更是高興地寫了10首詩送給妻子。
    后來由于工作的關系,馮端經常出國訪問講學,每到一個新的地方,他都會給妻子寄去書信。在美國訪問期間,由于思鄉情濃,寫了這樣的詩句:
    異域風雨夜,客枕相思湧。
    遂令閨中婦,潛入游子夢。
    1989年在前蘇聯時的書信,全是一些生活小事,比如疑心自己高血壓了,在街上看到什么新奇的小東西了……足足長達七頁紙。
    彼此扶持,苦盡甘來,而所有的這些,都寫在紙上,記錄在文字里,流淌在歲月中。
    04
    “恩”在前“愛”在后
    婚姻長久的真相
    關于婚姻長久的秘訣,陳廉方老人說:

    我覺得婚姻中的兩個人,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讓生活充滿詩意。
    陳廉方不喜煙味,馮端二話不說就把煙戒了,還給陳廉方寫了一輩子的情詩。

    結婚至今,陳廉方一直稱呼馮端“馮先生”,馮端一輩子專研科學,她就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悉心照料和付出,從不抱怨。
     
    后來馮端想給陳廉方補買鉆石戒指,被她堅定不移地拒絕:

    “在我的眼中你就像樸素的鉆石,外表看起來比較粗糙,內心則是晶瑩剔透的美玉,我哪里還需要其他的鉆石?”

    雖然兩人也曾紅過臉,但一直是有愛有敬,彼此珍視。
    葉廣苓在《狀元媒》中寫道:
    從父母完滿的婚姻結局,我體會了“恩愛”的含義,“恩”在先,是責任和義務;“愛”在后,是基礎和鋪墊。
    這才是“恩愛”的真相。

    這世上不缺好的婚姻
    缺的只是愿意彼此珍重的兩個人
    以及能夠攙扶到老的兩顆心
    愿你也找到那個對的人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