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斜陽 / 歷史的臉譜 / 武元衡——宰相被刺殺,帝國在上升

0 0

   

武元衡——宰相被刺殺,帝國在上升

原創
2019-12-11  舊時斜陽

武元衡——宰相被刺殺,帝國在上升

在大唐他很出名,因為他的詩寫得不錯,人品也不差,官職還是宰相。

算得上一個事業名望雙豐收的男人。

一次偶然,他在自家院子看到了一只漂亮的孔雀,孔雀開屏的樣子,觸動了他內心對美的渴望,覺得這就是天底下最美好的所在。

作為詩人,他必須記錄孔雀剎那間的美。

所以他寫了一首詩,名為《孔雀》。

荀令昔居此,故巢留越禽。

動搖金翠尾,飛舞碧梧陰。

上客徹瑤瑟,美人傷蕙心。

會因南國使,得放海云深。

短短數句,寫盡了人生的變遷,就詩本身而言,絕對算是上上之作。

本以為只是一首即興而發的五言詩,卻不想引起了諸多文壇大佬的跟風之作,最先站出來的是大詩人白居易。

這位天才詩人覺得這首詩還不夠完美,感情不夠細膩,語言太過深沉,需要經過的手改一改,為此,他提筆在此詩的基礎上改寫了一番。

索莫少顏色,池邊無主禽。

難收帶泥翅,易結著人心。

頂毳落殘碧,尾花銷暗金。

放歸飛不得,云海故巢深。

白居易是文學大家,最慣用淺切平易的語言風格、淡泊悠閑的意緒情調來書寫屬于自己風格的唐詩,這樣的場合下,自是白居易贏得了勝利。

白詩剛放下,聞風而來的韓愈、王建(不熟悉,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愁思落誰家。眼熟么?)兩位文壇重量級的詩人也來湊了熱鬧,各自留了一首。

詩的好壞這里不說,只說一點,能以一首詩引來白居易、韓愈、王建三位重量級的詩人跟風,在大唐只有一人。

鐵血宰輔——武元衡

單從身份而言,武元衡一直是C位出道的。

曾祖父武載德,是武則天的堂兄弟,官吏是湖州刺史。祖父武平一也把官做到了考功員外郎、修文館學士的級別上,生平事跡還上了歷史參考書。

這里插兩句,從小看電視劇《武則天》,一直覺得武家除了武則天是個天才之外,幾乎沒什么出色的人物,武三思、武承嗣除了會仗著武則天的權勢,胡作非為,幾乎沒干什么正經事,就是歷史對二人的評價也是“三思、承嗣淫昏而非懿、操之才。"

一直到武元衡的出現。

應該說,武元衡打破了我對武家人才觀的成見。

作為武則天的曾侄孫,武元衡生活在優越的家庭環境當中,和尋常的官家子弟不同,武元衡很好學,很早就知道,人活一世,當有一身本事立足于世。

基于這個認知,還是孩子的武元衡就開始博覽群書。

過人的天賦,良好的出身,配上苦行僧一般的自律,這樣的人不成功天理難容。

建中四年(公元783年),武元衡參加科舉考試,因詩賦文佳,一舉高中。

年紀輕輕就金榜題名可謂是春風得意,但在大唐,這不是最吸引人的。

如果說詩文是武元衡的第一殺手锏,那么容貌就是第二殺手锏。

有才、有錢、還有貌、關鍵未來一片光明。

這樣的人,到哪兒都是焦點。

武元衡——宰相被刺殺,帝國在上升

很快,武元衡就引起德宗的關注,親自面試了一番后,賜他擔任中央官吏中的要職--比部員外郎。

這樣的機會,武元衡當然不會錯過。

他迅速做出了回應,干練的辦事風格,淵博的學識立即贏得了同僚和上司的一致好評。

那一年大唐的春風充滿了柔情。

誰都知道,這一年的春風為誰吹的,為誰柔的。

剛入職場的武大帥哥,徹底開啟了外掛人生,一年內連升三級,官至左司郎中,可參政議事,發布號令。

這一年,武元衡還不到三十歲。

如果,你覺得這沒什么,那咱們繼續往下看。

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武元衡遷升御史中丞,掌監察執法、受公卿奏事、舉劾案章之事。

這一年,武元衡四十六歲。

三年后,武元衡更進一步,位居宰相,同時任劍南西川節度使。

是不是有些羨慕,不怕諸位笑話,這份成績單,筆者是羨慕的。

但歷史告訴你,有一種羨慕是羨慕不來的。

比起官職,武元衡追求的是做什么官,辦什么什么事,一切的一切都源自身的那點抱負。

做了宰相后,針對國情,他制定規約三年民殷府富的政策,在他大力的倡導與監督下,蜀地百姓得到充分的休養生息。

一直保守戰亂之苦的西川低迷的經濟,終于迎來了新的活力,一年后,府庫充盈,JDP一躍成為大唐頭號省份。

工作上的輝煌,讓他很愜意,愜意之余,武元衡也懂得給自己適當的放松。

放松之余,他認識了一個叫薛濤的美女詩人。

這是一個個性獨立,內心溫柔、才華橫溢的女孩,最難得的是她懂詩。

這天,他寫了一首《贈道者》的詩。

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妝入夢來。

若到越溪逢越女,紅蓮池里白蓮開。

你的眼神和微笑都那么楚楚動人又含情脈脈,讓我心疼。

這樣的開場白,浪漫而又直接,本以為女詩人不會在意。

卻沒想到,女詩人很快就做出了回應,比起他的含蓄,薛濤似乎更熱情奔放。

武元衡——宰相被刺殺,帝國在上升

她回了一首《送友人》

水國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蒼蒼。

誰言千里自今夕,離夢杳如關塞長。

詩中字字真切,層層曲折,將那執著的相思之情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她果然懂我。

兩人都是有往事的人,彼此懂得需要什么。

離別家鄉的漂泊感,讓兩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武元衡奏薛濤為校書郎,追隨他的身邊。

在西川的那幾年,武元衡是一個合格的宰相。

如果,歲月任由他這么一直干下去,大唐重新走上輝煌也不是不可能。

只可惜,歷史沒有這種如果,一段暗殺襲擊了他。

他是宰相,自有一番主張——復興大唐的輝煌。

這個主張得到了憲宗的支持,這個有理想抱負的皇帝,很小的時候,他就以先祖太宗、玄宗為榜樣,希望有朝一日,能重振大唐的威望。

面對日益龐大的藩鎮割據,已經做了九年皇帝的李純決定做一場大手術,切除這些毒瘤。

主刀人自然是宰相武元衡。

這是一個值得信任,業務能力出眾,忠心耿耿的人,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做這場手術的主刀人。

和憲宗預料的一樣,武元衡立即就答應了。

為了盡快解決這場手術,好讓大唐重新散發生機。

武元衡加班加點早已成了家常便飯,只可惜效果并不明顯。

手術的難度比他想象的要大,那些藩鎮自安史之亂后,幾乎遍及全國。根深蒂固,依然成了參天大樹。

皇帝決議削藩的消息,引起與淮西勾結的成德節度使王承宗、淄青節度使李師道等割據勢力的恐懼。

他們利用輿論、恐嚇、收買等各種手段打擊朝廷削藩。

主要人物就是武元衡。

在他們看來,一個詩人,一個宰相,做這樣一場手術,無非是為了錢,為了名。

基于此,要錢給錢,要名給名就是了。

皇帝能給的,我們也能給,還要多。

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錯了。

在這世間,總有那么一兩個人不為名,不為利,一心為公的。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面對不為所動的武元衡,王承宗、李師道決議鋌而走險。

來一場刺殺。

元和十年(815年)六月二日深夜,月亮一如既往的圓,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吃過晚飯的武元衡忽然提出要寫詩。

詩是他的拿手好戲,不過一盞茶的功夫,詩就落在了紙上。

夜久喧暫息,池臺惟月明。無因駐清景,日出事還生。-----《夏夜作》

和平日里藝術感染力很強的詩作相比,今晚的詩顯的有些讖意,其中藏著什么不安,他心知肚明,可就此放棄么。

不,那不是我。

不希榮,何憂乎利祿之香餌?不競進,何畏乎仕宦之危機?

這才是我武元衡。

第二天報曉晨鼓敲過,天色未明,宰相武元衡出了自己在長安城靖良坊的府第,出東門秉燭沿街北行,準備由丹鳳門入大明宮上早朝。

武元衡——宰相被刺殺,帝國在上升

一切和平常一樣,騎衛在前開路,武元衡騎馬居后。

出門不久,突變忽起,只聽得一顆大樹旁邊一人高呼:“動手”。

話音剛落,有人開始射箭,毫無防備的武元衡被弓箭刺中了肩部。

他忍著劇痛,從馬背上跳下來,想要找個地方躲一下射過來的羽箭。

只可惜,歷史沒有給他逃命的機會。

這天清晨,57歲的武元衡被殺。

同時遇刺的還有一位主戰派官員裴度,他也在上朝的過程中被襲擊,過程兇險萬分,全仗著裴度身邊的仆人不畏生死,與刺客搏斗,才從死神身邊救下了裴度,奄奄一息的裴度,被仆人背回家去,刺客以為得手,又急著脫身,并沒有繼續追趕,裴度才得以在死神面前走一遭后,重新回到了陽間。

這個早上所發生的一切,歷史上叫武元衡遇刺案。

消息傳來,整個長安城都為之震動。

皇帝震怒之下,全國追擊兇手。

不久,一切昭然若揭,元兇正是平盧節度使李師道。

敵人如此猖獗大膽,著實讓唐憲宗吃了一驚,也因此對削藩產生了動搖。虧得裴度一身是血的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

面對好友被殺,這位血性的官員,拉著唐憲宗的衣服說“淮西腹心,不可不除”。

這句話堅定了唐憲宗的決心,最后成功削藩。

李罪魁禍首的師道終被部將劉悟所殺,首級被帶回長安邀功。

沒了藩鎮這顆大毒瘤,大唐中外咸理,紀律再張,出現了"唐室中興"的盛況。

大唐重新散發勃勃生機,那柔和的陽光,亦如貞觀之治,開元盛世時的明亮。

唯獨遺憾的是,這柔和的陽光再也照不出一個叫武元衡男人的身影。

…………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