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點心鋪 / 待分類 / 多少人愛上秦觀,就是因為這一首詞,一眼...

0 0

   

多少人愛上秦觀,就是因為這一首詞,一眼萬年美到心醉

原創
2019-12-10  文化點心鋪

在這個世界上,最復雜難解的東西便是愛情了。兩個完全來自陌生世界的男女,只因為那剎那間的四目相對,便愛意萌生,情愫暗涌,而后相知相伴,共度一生。當真愛來臨時,那一眼萬年的心動,在任何時候回憶起來,都是最最珍貴而美好的回憶。

其實,這種“一眼萬年”的感覺又何止于男女之間的愛情。人世間美好的情感太多了,不一定就單單發生在人與人之間,也可能發生在人與物之間。就比如,人們對古典詩詞的熱愛與癡迷。在中國歷史上,有很多經典的古詩詞,就像一位絕代芳華的女子,一眼萬年,讓人愛慕一生。

今天,筆者要向大家介紹的這位“美人”,就是宋代著名婉約派詞人秦觀的《浣溪沙 漠漠輕寒上小樓》。多少人愛上秦觀,就是因為這一首詞,一眼萬年,美到心醉。這是秦觀最經典的一首情詞,寥寥數語美了千年,任誰讀它都會生出幾分柔情。全詞如下: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

在北宋詞壇,提到婉約詞,人們往往會第一時間想到柳永。誠然,這位長期混跡于民間,與很多秦樓楚館的女子打成一片的民間歌手,一生都在為“情”而歌唱。其詞作雅俗共賞,極接地氣,傳唱率也極高,史稱“凡有井水處皆能歌柳詞”。

與柳永相比,秦觀也是個多情之人,也是個喜歡唱“情歌”的人。可是,由于他受業于蘇軾,其詞作多是寫給文人士大夫看的。因此,同樣是婉約詞,秦觀的詞作與柳永相比,就顯得清新婉約,雅致深美,留無盡之意于言外。

正就像他的這首《浣溪沙》,淡淡地落筆,輕輕地行文,柔情無限。詞人心中似有無限的愁緒隱藏著,可當它們被述之于口時,卻輕到不可再輕,柔到不能再柔,仿佛屋檐下的蛛絲一樣,在暮春的清寒中,微微顫抖,讓人沒來由地生出無限哀愁。

詞作上片,起調很輕,落筆極淡。詞人用一顆纖細而敏銳的心靈感受著周圍的一切。在他眼中,輕寒“漠漠”,如云霧,如塵煙,婉妙幽微。于是,一個“上”字便無聲無息。春寒雖輕薄,但畢竟讓人心生涼意。這樣的暮春,竟如深秋一樣,凄清寒冷。

這本來是一個春日的早晨,無奈陰云綿綿,讓人沒來由地感到絲寂廖沉悶。然而,主人公卻含蓄委婉地說“曉陰無賴”。他百無聊賴地走上小樓,出神地看著室內的畫屏,畫屏上有煙靄淡淡,流水輕輕,幽深淡遠。漸漸地,他有些恍惚了,他仿佛沉浸在了那凄迷清幽的畫意中。

詞作下片,主人公倚窗獨望,依舊百無聊賴。此時,窗外一片春愁:飛花裊裊,飄忽迷離,輕如夢幻;細雨如絲,纏纏綿綿,迷漫無際。一句“輕似夢”,讓人心中似乎被什么擊中了一樣,微微地顫動著。“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多么美的句子啊!

主人公心中的愁緒,若有若無,如絲如雨,如花如絮,茫無邊際。而且這“愁”又與“夢”交織在一起,愈發朦朧迷離。詞人原本要寫愁緒的無憑無際,卻轉而透過窗外,將筆觸伸向遠處的飛花細雨,越發感生出一種縹緲朦朧、若即苦離之美,真是亦景亦情,柔婉曲折。

整首詞就像一個搖曳多姿的夢境搖,輕輕柔柔,令人恍惚。在詞作最后,詞人沉迷如夢如幻的意境中,不經意中瞥見了那掛起的窗簾。窗外,飛花輕柔,絲雨如愁。于是,簾外的種種愁境便與簾內的愁融為了一體。讀這樣的詞,不自主地就會生出無限的柔情來。

(注:文中圖片皆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作者刪除。在此,感謝圖片的提供者)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