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萬相 / 媒介社交 / 被15個微信群裹挾的職場人,下班也走不出...

0 0

   

被15個微信群裹挾的職場人,下班也走不出黑洞

2019-12-09  塵世萬相

      12月的巴黎,對于這個緯度較高,入冬較早的城市來說,已經寒意十足了。

      12月6日,下午3點,就職于一家數據服務企業的AllerVie按原定計劃本該乘火車去倫敦出差,但在前一天她就接到了訂票APP上彈出的歐洲之星前往倫敦的火車都被取消的消息。

      這不知是AllerVie在法國巴黎定居十年中遇到的第幾次罷工了,目前,如何準時將緊急解決方案交到客戶手上,成了擺在她面前最現實的問題。

      AllerVie在微信中告訴鋅刻度記者:“只要網絡、手機和電腦不罷工,工作也不會停下來。”這是她在家辦公的第二天。

      而在相差7個小時區的中國,已經是晚上10點了,有人剛剛合上工位上的筆記本電腦,卻在回家路上邊開車邊用語音播放,領導對次日會議要用的PPT提出的數十條修改意見;

      有人還坐在孩子伏案寫作業背后的床尾,在昏暗的燈光下,同時跟10多個此起彼伏閃爍的微信群處理著應急事項;

      也有人,一邊翻看著手機中團隊項目提交的進度,一邊來到租住的公寓門口,在瑟瑟寒風中,接過外賣送來的晚餐……

      也是在這個12月,“996”入選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發布的“2019年度十大網絡用語”。

      雖然抵制996的聲音鏗鏘又堅定,但在網絡、科技飛奔的時代,在功能強大到似乎沒有邊際的移動終端裹挾之下,是下班了,還是在工作,也模糊了邊際……

      半個小時沒回復,就退群

      “我有15個工作微信群,每天工作10小時就可以下班,但是手機必須24小時開機,隨時處理發出來的工作任務,回群內消息。”吳靜,就職于某國內大型交通運輸公司,是其分公司后備保障部門的組長。當鋅刻度記者問起在自己的社交軟件中,有多少跟工作相關的群時,她點開微信數了數便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吳靜所處的行業比較特殊,需要應急處理的情況也比較多,比如天氣、設備故障維修、人員事故或是乘客意外都會影響到工作運行,因此,她的頂頭上司,就直接在工作群中明文規定:群消息發出后,半小時內必須回復。

      “如果半小時內沒看到呢?”

      “領導會在群里點名問,XXX是不是要退群了!”吳靜說著,又習慣性地用食指在背面的指紋驗證處解鎖了手機,用大拇指流暢地刷了一遍微信群消息,她告訴鋅刻度記者,這樣的確認,掃除遺漏,已經成了習慣性動作,又或者是條件反射。

      吳靜的一天中的工作狀態大概是這樣的:同時做著3件以上的事情,然后不停有員工來辦公室或通過微信群找她去溝通協調相關事宜。

      整天都沒喝一口水,10個小時上一次廁所是常有的事。

      而回到家,吃飯的時候,手機就放在碗旁邊,上廁所手機就握在手里。輔導兒子做作業,就將手機開成震動,一只手拿筆給孩子講解題思路,一只手插在衣服口袋里捏著兜里的手機,還有最夸張的是,在淋浴室洗澡也要把手機套上防水袋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

      對于這樣的工作狀態,吳靜有時候是有情緒的,但是她更多時候是還來不及有情緒就得把事情處理好。

      “我們的工作是關乎生命安全的工作”,也正是因為工作的這一特殊屬性,吳靜和她的大多數同事一樣,都把疲勞、高強度帶來的情緒放在處理問題之后。

      吳靜稱,除了工作本身屬性的原因,員工的工作強度和工作態度也跟公司領導人的管理密不可分。

      吳靜的頂頭上司是一個年過不惑的女性,對工作的投入度很高。據吳靜回憶,自己在早晨7點或者凌晨12點就通過視頻給領導匯報工作的畫面一年之中發生的次數數都數不清。

      “如果領導休年假呢?”

      “我們都不希望領導休年假,年假中的領導更可怕。”吳靜笑著說,休假也不會停下手中的工作,因為有手機,因為有微信。“雖然休假可以暫時放下手中的具體事務的處理,但領導會不停發對工作的一些新想法,或者組織在群里進行創新探討。”吳靜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領導并沒有顧及時差問題,半夜也在干部群里面跟大家互動了兩個小時。

      當記者問起這樣的工作強度是否對身體有擔憂嗎?吳靜表示,的確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力和精力都面臨一些問題。“經常會覺得心緊,就是喘不過氣,特別是在同時處理多件的事情的時候。”

      但對這個工作現狀,吳靜明確表示無法改變。首先是上有老下有小,房貸車貸,老人養老,孩子的未來教育都是不可小覷的支出。

      除此之外,吳靜還患有比較嚴重的慢性疾病,需要不定期進行控制治療,“每次周期性治療需要花費上萬元,因為進口針劑都幾千元一針。”吳靜在單位購買的保險可以達到80%左右的報銷比例。

      對于更換工作的想法,吳靜很早就否定了:“年齡現在是求職路上的減分項了,再說其他工作也并不一定比現在輕松。”轉行則意味著輕易放棄十多年在目前工作中的積累,也是大多數中年人面對的現實。

      采訪結束后,鋅刻度記者向吳靜問起,半小時不回微信消息真的會被退群嗎?吳靜一邊伸手按下電梯的下行按鈕,一邊回答:“這個問題我無法給你答案,因為至今為止我們還真沒有出現收到工作消息半小時都不回復的那個人。”

      夜里十點,找不到一家打印店

      盡管是在南方,在冬季,也有夜里的溫度也可以達到5度以下的城市。鄒彥,就生活在這樣一個城市。

      一天之前,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大雪,冬季正是在越過一個又一個的時間節點之后,逐漸顯示出它的本來面目。

      鄒彥也是在一個寒冷夜晚的10點,接到了直屬領導的微信消息,讓她把明天會議他要用的演講資料打印出來,一早送到機場去。

      直接裹著居家厚棉衣直接沖出小區,可鄒彥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打印店都關門了。

      鄒彥坐在羅森便利店里落地玻璃前的凳子上,伏在為吃泡面或繁忙的人快速用餐的桌板上,在手機地圖上搜索附近還有沒有未關門的打印店。可是都沒有一家是在營業的了。

      第二天,鄒彥收到了自己在京東上面下單的打印機。

      “有一次出差,我在機場因為拿行李沒聽到手機震動。不到20分鐘,領導連續打了10個電話,最后通過跟我同行的人聯系上了我。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讓我以后做任何事都把手機拿在手里。”鄒彥覺得這段經歷,讓她一度只要手里或者視線里沒有手機就會莫名感到緊張。

      鄒彥告訴鋅刻度記者,在接受采訪的前兩周她每天都在加班,每天的22:00~23:30之間她幾乎都還在通過微信群和電話像下屬分公司安排和協調相關工作事宜。

      “現階段主要在忙一年一度的旺季營銷,面臨的就是寫不完的PPT,開不完的會和加不完的班。”鄒彥回憶,2015年從分公司調回總部之后,幾乎沒有一個工作日不加班的。

      “在回家路上,看電影期間,領導在微信群里一聲召喚,馬上就只有放下眼前進行的事,往公司趕。”如今就算周末陪孩子上興趣班,鄒彥都要帶著電腦,待孩子進教室之后,找個有插座的角落開始加班。

      “有沒有考慮過改變現狀?”當鋅刻度記者問起時,鄒彥搖搖頭說:“不可能改變了!”

      為什么?

      其一,今年38歲的鄒彥,在而立往不惑的道路上奔了大半程了,一路從校招、基層員工到分公司核心員工,再到如今總公司的核心部門負責人,她在13年的從業道路上經經歷的艱辛無法細數,在積累了十幾年的工作資歷面前,改變意味著放棄,那放棄之后呢?

      其二,去年一月,鄒彥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孩子歸她。

      “在工作壓力最大的那段時間,體檢中查出肺部有陰影,突然覺得自己身體要垮了。”她跑到直屬領導辦公室去哭,但是只是簡單寬慰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并沒有對她有任何“照顧”。

      這次采訪,鋅刻度記者選在了鄒彥未加班的周末晚餐時間,其間,她接了四個電話,回了不計其數條語音信息,在手機上修改了PPT的幾處細節問題,還審閱了兩張下屬單位的預算清單。

      這一天,我被拉進了12個群

      “陳工,12月資金計劃已經下發,請抓緊處理,包括咨詢自己的打款。”、“陳工,二期的單子還沒簽字,請務必今日簽完提交。”、“陳工,三期G13地塊因設計要求新增加強板,導致5號樓底排被破壞,需現場收房。”……這一天,陳凱被拉進了12個微信群。

      陳凱是一名造價員,手里的這個項目從動工到現在,已經快三年了。

      “你怎么形容你的工作狀態?”鋅刻度向陳凱提了問。

      “累就不說了,我覺得'被手機支配的恐懼’應該比較貼切。”陳凱如是回答。其實作為一名造價員,和電腦、圖紙、軟件的接觸是最多的。但情況不同的是,除了畫圖、造價的時間外,還需要與各個環節的工作人員有大量的溝通。

      “如果說以前做建筑的人累,那么我覺得更多的是累身體。但現在建筑行業的人,累的更多的是心。”陳凱說,“以前科技還沒這么發達的時候,下班就真的是下班了,但現在,可以說沒有真正的下班。”

      在陳凱的記憶里,發生過開車回家的路上被一個電話叫回項目、晚上12點在OA系統上收到一個文件,要求立即回復、早上6點被停不下來的微信信息音叫醒……但最夸張的,還是被拉進12個微信群的那一天。

      早上剛到項目上,還沒來得及吃一口早飯,陳凱就被拉進了一個微信群,群主首先@陳凱,給他交待了今天之內必須立即完成的工作。正在著手準備開展這項工作的時候,另一個群的聲音又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陳凱一邊同時操作著兩件事,一邊和其他同事討論著這其中的一些關鍵點和注意事項。這時,手機又響起了,接著,又響起,再次響起。一個上午,陳凱就被拉進了12個群里,被安排了十幾件不同的工作。

      “其實這個時候累到不累了,因為沒有時間去感受累。”陳凱說道。半小時不看信息,之后再打開微信,就能看懂一片紅色小點和@自己的圖標。

      如陳凱后來所提到的一樣,這是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有時會給他帶來想逃避的情緒。

      只是大環境就是如此,似乎每個人都覺得這就是常態,“包括我在內,其實都習慣這種工作狀態了,不會有誰想到是否過勞。”這是陳凱的想法,但同時,他也希望,哪怕有一天能夠完全關掉手機、退出微信與OA,徹底隔絕所有信息,便能得到片刻的安寧。

      被15個微信群裹挾的職場人,下班也走不出黑洞

      一個項目的工作微信群下拉三次才能到底

      在故宮里趕稿的時候,我哭了

      如果不是因身體原因的叫停,曾一寒還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停下來。

      5年前大學畢業的時候,曾一寒同時得到了三家公司的offer。經過一番衡量之后,曾一寒選擇了離家最遠,但與自己理想最近一份工作——新媒體編輯。

      回憶起剛開始工作的頭兩年,曾一寒的記憶中,似乎沒有早于晚上十點下過班。“到家稍微收拾下,吃兩口飯就快十二點了,第二天9點半又得去上班,但那時候奔著自己的理想去奮斗,總想著咬一咬牙就過去了。”曾一寒對鋅刻度說道。

      因為新媒體的特性,隨時與隨地,幾乎可以囊括曾一寒的工作狀態。也因為娛樂新聞總是在晚上和周末爆出,所以導致了這份工作的“無休”。

      “電腦、手機、平板,什么智能化設備最后都成了我的工作設備,辦公室、家、地鐵、出租車甚至故宮,也都是我加過班的地方。”說到這里,曾一寒突然想起一件發生在兩年前的一件令她奔潰大哭的事。

      當時正值國慶假期,曾一寒帶家人游北京,但旅途過程中,接連發生了好幾件熱點事件。要做新媒體,就必須跟得上熱點,所以縱使有萬般無奈,曾一寒也只能在旅途中寫稿、發稿,手機一刻都放不下。

      旅途到一半的時候,曾一寒的父母看不下去了,讓她把手機放下,安心的旅游放松一下。考慮到父母的心情,曾一寒暫時把手頭的工作放了放。可這樣的想法才剛萌生不久,娛樂圈突然出現大新聞,微博“爆”的標示一出現,曾一寒也沒辦法再安心旅游了。

      雖然抱歉,但曾一寒還是選擇在景區把稿件趕出來,否則時效性過了,自己也算失職。

      看著故宮里來來往往的游客,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和期待,只有她,站在城墻邊,面對著手機里的另一個世界。

      現實生活里發生的故事總是比電影里上演得更加狗血。趕稿到三分之二時,手機的電量快堅持不住了,曾一寒急得四處找充電寶,但不幸的是,在順利充上電之前,手機關機了。

      這一刻,緊繃的弦終于斷了,曾一寒靠著城墻,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但情緒的發泄也只是一時,調整好心情之后,還是要想辦法完成工作。“這幾年,這樣的事太多太多,和朋友約飯途中寫提綱、節假日討論選題角度……對我來說,過不過勞的,其實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把這當常態了。”但最終,曾一寒還是因為查出肝臟的問題,而被動遠離了這無休的工作狀態。

      每個人都需要和自己達成和解

      “一邊是豐富的物質享受,一邊是沉重的工作壓力。”這句話出自森岡孝二創作的《過勞時代》。

      森岡孝二的一生,都在致力于研究過勞這個社會問題,他在《過勞時代》里根據日本的社會勞動高壓現象,剖析了背后的一系列原因。

      而現在,其實我們也在面臨著這樣的問題。高科技和生產力的不斷高速發展,不僅沒有使人們變得清閑,反而變得越來越忙。

      信息全球化的發展趨勢,使得以時間為競爭核心的不少職業都變得越來越繁忙,與世界連接的方式多種多樣,因此也就模糊了工作時間與生活時間的邊界。

      但科技本身并沒有錯,現實存在的問題,往往是人對其的濫用背離了科技發展的初衷。對于一個公司,一個領導人來說,缺乏人性化的制度和管理,才是導致加班無止盡的根源。

      此外,通過采訪可以發現,如今的過勞現象其實更多的是“主動過勞”,而這背后,其實是由于無形的心理壓力。

      或源于難以舍棄的豐富物質享受,或源于同公司里的異樣眼光,或源于不服輸的較勁心態。如此種種,過勞成了一種不得已的主動選擇。

      但或許,對每一個正在過勞的人來說,都需要找到一個契機,和自己達成一次和解。也避免技術的革命帶來職場的延伸,享受有快也有慢的真正的生活。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