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言堂 / 東方歷史 / 趙匡胤為何能輕易奪后周的江山?

0 0

   

趙匡胤為何能輕易奪后周的江山?

原創
2019-12-09  今古言堂

    與曹丕、劉裕等“篡位同行”不同,趙匡胤在此之前,資望還遠遠沒到足以篡位的程度。

    可是,他的篡位卻看起來是最輕易的:連擁立傀儡皇帝的過渡階段都沒有,直接就奪權稱帝,而且居然還就把位置坐穩了。

    趙匡胤之所以能“輕易”篡位,在于他洞察到了深藏于表面平衡背后的深刻矛盾。

    柴榮的布局

    959年,正當柴榮意氣風發地進取幽州時,突然病重。

    回到開封的柴榮意識到自己時日無多,開始緊急安排后事。

    1、去除隱患,趙匡胤上位

    在權力交接中,禁軍的忠誠至關重要。當時,禁軍的主要力量有兩支:殿前諸班和侍衛親軍。由于侍衛親軍曾是唯一的禁軍主力,權力過大,自郭威建國以來,一直在創建、加強殿前諸班,削弱侍衛親軍。到柴榮時期,更是大力選拔精兵良將加強殿前諸班。因此,此時的殿前諸班,已是禁軍中最精銳的部分。

    早先,柴榮在查閱四方“點檢做天子”,曾得到一塊三尺木,題曰:點檢做天子。

    當時柴榮身體還好,又值盛年,只是“異之”,沒有過分在意。

    但到病重時,柴榮就不得不審視這個“風聞”了。

    此時的殿前都點檢是郭威的女婿——張永德,此人既是郭威的至親,又頗有軍攻、資望,確實不能不防。柴榮明升暗降,一堆榮譽頭銜授予張永德,把殿前都點檢之職給了資望較淺的趙匡胤。如此,禁軍的格局是:殿前軍的老領導、郭威的外甥李重進掌管實力稍弱的侍衛親軍;資歷尚淺的趙匡胤掌管實力較強的殿前諸班。

    這樣,禁軍徹底穩了。

    2、相互制衡

    在掌握禁軍平衡后,柴榮又開始控制朝廷中樞系統的平衡。

    王溥、范質、魏仁浦等文官為骨干,掌樞密使,混合文武,同掌國政。

    樞密使有調兵之權,卻無領軍之權;禁軍將領有領禁軍之權,卻無調兵之權。

    在柴榮的安排下,相互制衡的權力體系建立了起來。

    3、總體軍權平衡

    柴榮死后,周恭帝即位,進一步進行了平衡。侍衛親軍兵馬副指揮韓通兼天平節度使,防御開封東北面;殿前都點檢趙匡胤兼歸德節度使,防御開封東面;向拱為西京留守,防御開封西面。

    侍衛親軍李重進兼淮南節度使,防備南唐。(看來,柴榮最戒備的,還是郭威的親戚們

    考慮到周恭帝當時才7歲,這些舉措應當出自是柴榮的安排。

    如此,力量進一步平衡,誰也大不了。

    表面平衡背后的深刻矛盾

    柴榮留下的權力體系,表面上保持了權力制衡,卻也留下了兩個難以解決的矛盾。

    1、主少國疑與人心不安的矛盾

    歷來少主即位而能平穩過渡者,背后無不有一個強權人物默默支持。

    這個人或是孝莊這樣的“垂簾聽政”者,或是周公這樣的強勢宗親,或是諸葛亮這樣有威望、有才具的命世之才。

    柴榮留下的權力體系中,中樞的王溥、范質才具、威望都有限,難以有效調度各方武將。一個不能服眾的中樞,加上幾個手握兵權的武將,這是絕不可能長久的。一旦有變,往往是血流成河。

    因此,上自中樞大臣,下至平民百姓,人心不安。

    在趙匡胤出兵前,開封流傳“策點檢做天子”的“謠言”,開封“士民恐怖,爭為逃匿計”便是明證。

    2、靜態平衡與人才思功的矛盾

    柴榮時期,大刀闊斧地進行了改革。劣才被黜,良才得升。

    同時,由于柴榮的努力建設,后周軍力強大,對外征戰屢戰屢勝,立功求富貴已經成為常態。

    一時間,有才之士,驍勇之兵,莫不脫穎而出,后周滿朝欣欣向榮之氣。

    可是,在這種靜態平衡中,事權不一、相互制衡。論功封賞時,“是誰的人”比實際功勛更為重要。如此,才能、功勞,未必可求得富貴。

    陳橋兵變時,將士們首先提出的理由便是:

    “主上幼弱,未能親征。今我輩出死力,為國家破賊,誰則知之?不如先立點檢為天子,然后北征,未為晚也。”

    既得利益者人心不安,有才能戰之士恐功勞得不到封賞,如果趙匡胤能對此提出解決方案,是有條件成功上位的。

    黃袍加身

    在柴榮的布局中,趙匡胤獲利最大,一舉獲得殿前都點檢的職務,掌握了最精銳的禁軍,使他獲得了進一步奪權的力量基礎。

    另一方面,或許因為柴榮自己只是郭威的養子,他最戒備的,是郭威的親戚、宿將,趙匡胤并不是“主要防范對象”,他只是其中的制衡力量,這就給了趙匡胤此后隱秘操作的空間。

    趙匡胤很快就開始了隱秘操作。

    960年正月初一,鎮、定二州來報:遼、北漢來侵,請朝廷調兵來援。

    范質、王溥立刻派趙匡胤領軍出征。

    其實,當時開封城內就有“策點檢為天子”的謠傳,居民甚至出現了騷動,但樞密使大人們似乎并未在意。

    還是那句話:在他們眼里,趙匡胤資歷太淺,只是牽制權力過重者的工具。

    他們忘了一件事:趙匡胤雖然資歷淺,但也親自參加過當年郭威的“黃袍加身”。

    當年是個群眾演員,現在,趙匡胤要當主角了。

    1、激發軍隊焦慮情緒

    首先,他們找到了下面的親信將領來制造“牢騷”。

    馬仁瑀、李漢超、王升彥等人鼓噪道:天子年幼,你們拼死拼活地立功,誰能知道呢?我們看,不如先立點檢做了天子,再去北伐。

    2、趙普的“金口良言”,促成了起事

    前面的話,可以理解成將士們的牢騷。

    趙普的話,把牢騷直接轉化成了行動:

    (1)不造反,你們豈只是白白立功,大家都很危險。

    朝廷依賴的,正是我們。我們離開京城以后,四方節度使一定蠢蠢欲動。到時候,國內有變,我們就都成反賊了,還富貴個鳥。

    (2)我們要干的,不只是“保全富貴”,還能“安定天下”

    朝廷一直就是以禁軍壓制四方。

    我們現在殺回去,保持紀律,秋毫無犯,人心自然會安定!四方自然會服從。

    為什么必須造反,應該怎么造反,都清清楚楚說好了。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大伙一起進去給老趙“黃袍加身”,“逼迫”趙匡胤造反了。

    攻回開封,輕松奪位

    前面說了,開封城不只是趙匡胤一支禁軍,還有其他力量,趙匡胤怎么能輕松攻入開封呢?

    首先,趙匡胤照顧了方方面面的利益,盡可能獲取支持,瓦解抵抗。

    1、籠絡班底

    趙匡胤在“黃袍加身”時,承諾:事定,當厚賞如。如此,趙匡胤穩固了自己篡位的基本力量。

    2、安定后周皇室、官僚人心

    趙匡胤對軍隊約法三章:少帝及太后,我皆北面事之,公卿大臣,皆我比肩之人也,汝等毋得輒加凌暴。

    如此,安定了后周皇室、官僚集團的人心。

    3、安定百姓,展現仁主之象

    趙匡胤嚴肅軍紀,禁止入城劫掠。

    其次,趙匡胤早已留下先手,使抵抗力量來不及組織。

    趙匡胤哪里是臨時“被逼”造反的,他早有準備了。

    趙匡胤聯絡了城內的心腹殿前指揮使石守信、殿前都虞侯王審琦,令他們在內配合。

    隨后,一舉入城。

    此時,后周朝堂還在開早朝,聽說趙匡胤殺了進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那支本來要與趙匡胤相制衡的侍衛親軍呢?

    老大李重進正在淮南。

    侍衛親軍馬步軍副都指揮使韓通“忠于職守”,逃出宮殿,準備去找他的部隊來抵抗。可是,韓通一上街,就被盯上了,一頓追殺,撲街!

    此后,開封城中再沒有抵抗者,趙匡胤迅速控制局勢。

    輕松平定地方反抗者

    趙匡胤欺孤兒寡母奪權,下面的節度使中當然會有不滿者。

    由于趙匡胤照顧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因此,這些抵抗者沒有得到廣泛的支持。

    昭義節度使李筠,就認為他是宿將,與禁軍將領都很熟,他認為他起兵,一定會得到響應。因此,他沒有憑險而守,直接率軍南下作戰。

    結果,并沒有人響應他!在石守信、高懷德的攻擊下,迅速失敗。

    侍衛親軍大老大、首任殿前都點檢、淮南節度使李重進呢?他起事時,連他自己都信不過自己手下的將領。

    結果,李重進也被迅速平定了。

    看來,比起對“欺孤兒寡母”的不恥,思安、思功,才是人心的主流。

    經過晚唐、五代十國的大動亂,天下急切期待一個穩定、強有力的政權。而趙匡胤,對此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滿足了各方的利益。

    因此,盡管“欺孤兒寡母”于德有虧,上來就稱帝過于直接,但他依然贏得了人心,“輕易”奪取了后周政權。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