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屋彈琴 / 文化 / 最怕國產古裝吹“高級”

0 0

   

最怕國產古裝吹“高級”

2019-12-08  牛屋彈琴

      本文來自第十放映室(dsfysweixin)

      這年頭,國產爛劇看得多,吐槽都提不起興致。

      反倒是有那么一類劇,打著巨制的旗號,披著精品的外衣。

      內里空空如也,卻總是能唬住一大群人。

      我們不妨稱之為:“偽高級”劇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們甚至比爛劇更惹人生厭。

      因為它們不是沒有能力做好,而是制作團隊把精力放在了追逐影視戲劇中最浮躁表層的東西之上。

      換言之,偽高級劇跟爛劇相比,是一種更嚴重的資源浪費。

      今天就拿收獲大量好評的“古裝巨制”——《鶴唳華亭》,來好好說道說道。

      這部年度大戲,完全可以作為一部“國產古裝劇裝逼速成指南”——

      如何用固有的幾樣元素來裝飾劇本羸弱的劇集,使之看上去遠比本身高級。

      01.萬不能缺美術指導張叔平

      雖然張叔平在內地市場被濫用到了一定地步,服裝造型也常常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

      但是,有這三個字在,不說穩了,起碼會給外界這個劇組不差錢、有美學追求的幻覺。

      《鶴唳華亭》有張叔平把關,劇中角色的服飾,質感自然不會差到哪里去。

      但問題是,各個朝代的風格混搭,讓人十分迷惑:這到底是發生在哪個朝代的故事?

      比如本劇的豆瓣短評最高贊,就吐槽了美術上的bug:

      男主宋朝的,女主唐朝的,大臣南北朝的,皇宮PS的。

      也許你會說,作為架空劇,服飾混搭無傷大雅。

      Fine,歷史細節可以不必細究。

      但是生活常識是不是要遵守?

      比如大冬天飄著雪,人物卻穿著單衣,庭院里卻樹木蔥郁:

      又比如開場重頭戲,太子入宮求見生母最后一面,雙拳捶打宮門至血流不止。

      但拉近一看,特寫鏡頭里看不到一點皮開肉綻的特效化妝:

      ▲紅墨水太好用了

      更別說衡量一部戲真正投入體量的外景搭建了。

      五毛特效P一P,群演隨便晃一晃。

      基本就是橫店影視城的日常。

      而這些也都是現下國產劇的通病。

      一說古裝大戲,便是在服飾上追求精致華美,在攝影上追求電影質感。

      而最考驗投入的遠景和特寫中,卻處處露出馬腳,叫人出戲。

      2.攢三兩個老戲骨同臺飆戲

      從某寶摳圖事件起,內地影視圈就迸發了一股老戲骨熱。

      本是對流量不滿的反彈效應,現如今觀眾對待老戲骨,卻也有著近乎流量腦殘粉那般的盲目。

      有些人只要聽見“老戲骨”這三個字就開始自我感動,在彈幕上激情留言:

      光是看這幾個老戲骨飆戲就值了!

      《鶴唳華亭》集結了黃志忠、劉德凱、王勁松、張志堅等資深戲骨。

      有皇帝和外戚的君臣猜忌,有奸佞和明臣的黨派斗爭。

      關系對峙充滿戲劇張力。

      但老戲骨飆戲的背后,卻是單薄乏味的人物設計。

      他們是主角的父親、舅舅、老師、敵人,在主角的成王之路上,不是充當輔助就是設置路障。

      換言之,都是功能性角色,無法自成宇宙。

      本質偶像劇的國產古裝里,你很難體會到這些配角的魅力。

      ▲皇帝通常負責吹胡子瞪眼,給主角制造壓力

      這些年來,我們常看到來來回回那幾個老戲骨,他們經年累月的經驗和氣場,在一個個大同小異的角色中,被模式化地套用。

      表演并非演員一個人的事,它是編、導、演整體作用的結果。

      當角色沒有了靈魂,他們交出的便只是行活,而非演技。

      3.整點展示傳統文化之美的細節演示

      與服化道、老戲骨一起衡量國產古裝逼格指數的,還有傳統文化。

      突出一些弘揚傳統文化之美的細節橋段,不管對劇情有沒有作用,反正“用心”、“講究”、“有品位”等贊譽便會紛至沓來。

      說不好,官媒也會跟著點個贊。

      轉型期的于正,就深諳此道。

      從《鳳囚凰》、《延禧攻略》到《皓鑭傳》,古典美學風格、臺詞歷史典故、道具歷史淵源,都被他作為宣傳的重點。

      于正美學,一下子就從艷俗代表上升到了良心典范。

      《鶴唳華亭》中,點茶、瘦金體、文言臺詞等傳統文化元素,也被觀眾津津樂道。

      尤其劇中的文言臺詞受到不少好評,被視作語文再教育。

      甚至里面有不認識的字,都被拿來證明編劇的文化水平。

      不知道從何時起,觀眾開始有了這樣的誤讀。

      就拿國產第一神劇《大明王朝1566》來說,作為歷史正劇,人家也沒有硬拗文言臺詞。

      例如浙江官員鄭泌昌、何茂才,接到朝廷改稻為桑的棘手國策后,私下里大罵臟話。

      “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讓他們豎牌坊,我們當婊子”的民間俗語,看似粗鄙不堪,實則生動異常。

      還將兩位自私自利的地方官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

      展示傳統文化之美當然沒有錯。

      不過這些細節可以是亮點,但絕不是重點。

      影視劇,首要任務永遠是塑造人物和講好故事。

      當劇本跟不上,這些都是裝模作樣的假把式。

      范兒起得越正,看著就越虛。

      4.主角一定要會哭

      拜表演類綜藝所賜,現如今普通觀眾認同的好演技,幾乎等同于“爆發”、“會哭”。

      全然不管劇情語境、人物關系、人物性格等設定。

      《鶴唳華亭》中,羅晉飾演了一個不招皇帝待見、地位不穩固的憋屈太子蕭定權

      一方面,他心思縝密,玩弄權術。

      另一方面,他又極度缺愛,對情感無比珍視。

      表現在劇情中便是,權謀游戲中屢屢贏了大哥蕭定棠,卻因為顧及皇帝感受和親情人倫,一次次放過他。

      被賦予了一個既精明、又天真的矛盾形象。

      于是看羅晉的表演,我也矛盾了。

      在與蕭定棠的互相構陷中,蕭定權不在乎程序正義,顯示出極深的城府和不擇手段;

      但只要面對自己有感情的人,他便像個智商下線、行為幼稚、喜怒于表的愛哭鬼。

      張內人死了,他哭,皇帝偏心了,他哭。

      自己遭受委屈,他哭,自己寬宏大量,他還哭。

      尤其是在老師盧世瑜面前,他表現得不像個太子,甚至不像個成年男子。

      而像個撒嬌求愛的小女人。

      盧世瑜準備告老還鄉,他的反應是:

      1.呵斥下人將送來的菰菜、莼羹、鱸魚膾(象征歸隱之心)等飯菜拿走;

      2.情緒激動地跑去把老師桌上寫好的辭職信燒掉;

      3.涕泗交流地懇求盧世瑜:老師不能走。

      這場面,看著像不像不準男朋友跟自己分手?

      每每盧世瑜遭遇彈劾污蔑,他在皇帝面前的反應又是什么呢?

      只見他次次脫口而出、蒼白辯解:

      “不是盧尚書!”“和盧尚書沒關系!”

      請問這種廢話說了干什么用?

      用來拉低主角智商?還是蕭定權嫌自己老師涼得不夠快?

      盧世瑜代他受過,這位太子又打起親情牌。

      向皇帝爆哭撒嬌,求放盧尚書一馬:

      這一下,又將政治權術拉回到了家庭劇的處理邏輯。

      在本劇中,無論主角設定還是劇作基調,都一再被打亂、被模糊——

      首先,既想要主角在權力的修羅場中攪弄風云,又要他身上保有溫暖天真的人性。

      不敢讓主角擁有真正的人格缺陷,說明其創作思維依然沒有跳出偶像劇的范疇。

      其次,當前面像模像樣地搞“權謀”,到了關鍵時刻,又開始打感情牌。

      這種邏輯斷裂,給人以強勢裝X后編不下去的既視感。

      于是就形成了這種局面:編劇水準不夠,演員哭戲來湊。

      5.言情轉權謀,強行糊弄觀眾智商

      一定程度上,本劇和《天盛長歌》有點相似。

      都是女頻向的網絡言情文學,改編后被強化權謀戲份,搖身一變為帶有正劇色彩的架空歷史劇。

      都是男主奪王位,女主打輔助,最后免不了合著一曲愛情挽歌。

      這種改編風潮,也能看出目前國產劇的某種創作思路:

      小情小愛上不了臺面,必須要有家國天下、政治陰謀的裝飾,才配得上精品古裝大戲的level。

      于是,秀智商的權謀戲,成為了各大歷史古裝劇的最愛。

      但無一例外地,權謀大多兒戲

      編劇水準,讓人一再想到那句話: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

      《鶴唳華亭》的權謀戲硬傷,一在于錯把反轉當燒腦

      ▲反轉是本劇前期宣傳重點

      開局兩個大事件——太子冠禮和春闈案,劇情走向比大風車還能轉。

      拿太子冠禮來說,戲劇前情是:

      大皇子蕭定棠預謀在太子冠禮大典上,讓宮女吳氏從城墻上扔下一卷揭露太子當年不忠不孝行徑的檄文,讓太子身敗名裂。

      至于為什么要用這么不聰明的方式,別問。

      至于為什么冠禮大典,城墻卻無人戍守,也別問。

      接下來劇情便開始了三分鐘一小轉、十分鐘一大轉的山路十八彎模式。

      蕭定棠與吳氏合謀——被太子身邊的張內人聽到——張內人斷簪暗示太子——太子做好應對之策——張內人阻止吳氏被推下城墻——太子被反誣構陷蕭定棠——張內人咬舌自盡拒絕作證。

      第一回合,蕭定棠勝。

      但太子留了一手,他模仿蕭定棠的筆跡重寫了一副卷軸。

      被對方毀掉的是太子偽造的,而原件被張內人藏了起來。

      只要找到卷軸,就能證明是蕭定棠在搗鬼。

      然而卷軸找到后,上面一個字都沒有,蕭定權只好朝堂認罪。

      第二回合,仍舊蕭定棠勝。

      又然而,朝堂認罪之后,蕭定權卻來了個反殺。

      原本慘遭滅口的宮女吳氏沒有死,污點證人離奇復活。

      更巧的是,這個宮女吳氏正是張內人的私生女。

      她的出現,徹底幫太子扳回此局。

      不管你看沒看暈,反正我是寫累了。

      接下來的春闈案,又是同樣的偽造筆跡,又是大反轉里套著小反轉。

      這不叫權謀,這叫斗地主,你炸(詐)我、我炸(詐)你。

      硬傷二,在于它“句句關乎天下,卻未見天下”的小格局。

      市面上99%的權謀戲,都是爭皇寵、奪皇位。

      比宮斗、宅斗的格局,本質上差不了多少。

      蕭定權的悲劇性在于,在政治權謀中渴求情和愛。

      皇帝對他先君臣后父子,他卻要先父子后君臣。

      就如同性轉版的如懿,偏要在封建皇權下求一夫一妻的兩心相守。

      《如懿傳》談情說愛名正言順,《鶴唳華亭》卻偏要披上權謀的外衣。

      跟前文講到的太子不分場合地感情用事一樣,還有讓我無法忍受的一點是:

      每當皇子相斗、一方失敗,他們的近臣就出來頂罪。

      國家律法完全成了擺設,一切都圍繞親疏遠近、皇室顏面來解決問題。

      戲劇思維突遭降級。

      在權謀的邏輯里,攪進親情人倫、師生情誼、霸總愛情。

      只會造成邏輯上的無法自洽、風格上的混亂拼貼。

      最后搞得兩邊都無法達到極致。

      老老實實拍言情,其實并不丟臉。

      ▲愛情戲就順眼多了

      真正的權謀該是什么樣呢?

      其實權謀一點也不神秘。

      它不是主角的打怪通關,也不是朝臣的背后捅刀。

      而會讓人看到一個國家機器如何運轉,權力系統如何制衡。

      《鶴唳華亭》里三位老戲骨黃志忠、王勁松、張志堅,在《大明王朝1566》中曾是海瑞、楊金水和嚴世藩。

      不妨還拿這部權謀典范舉例。

      故事因大明朝國庫虧空、官員貪腐、民間受災、倭寇進犯的內憂外患而起。

      此時朝廷試圖通過在浙江推行“改稻為桑”來救災創收、填補大明朝的國庫虧空。

      然而“改稻為桑”實行到地方,卻成了官員豪紳兼并土地的借口,導致老百姓民怨沸騰。

      王朝危機背后,宮里的嚴黨、清流、司禮監互相施壓,北京官員、地方官員和巨商各懷心思,民生和皇權產生沖突。

      各個階級的矛盾交織在一起,充滿了博弈的不確定性。

      你不會想到浙江首富沈一石的以命告發,會掃倒一大片烏紗帽;

      也不會想到一個地方官海瑞的無畏無懼,會直接威脅到嘉靖皇帝的權威。

      何為“天下”?不是搶皇位,而是展現一個王朝的政治、經濟、民生;

      何為“制衡”?不是皇子們各打五十大板,而是嘉靖那句“不能只因水清而偏用,也不能只因水濁而偏廢”;

      何為“權謀”?不是正邪互毆,而是各個利益集團的利益沖撞、權力夾縫中的各自無奈。

      甚至還有海瑞這樣的角色,寄托一絲政治理想和王權反思在里頭。

      如果沒有打算探討這些,那就別輕易碰權謀的瓷。

      平心而論,《鶴唳華亭》整體質量,在國產劇序列里并不算差。

      只是,它仍然是個外表華美的空殼子。

      當國產古裝開始一窩蜂追求這種內里空洞的美學,是讓人感到悲哀的事情。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