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廣洋作文課 / 散文 / 風雪中的圖書館

0 0

   

風雪中的圖書館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2-08  紀廣洋作...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紀廣洋

  早已門庭冷落的市圖書館閱覽室,在今天此時的蕭蕭風雪里顯得更加冷清。

  我像一位困頓饑渴的逃兵,閃身躲進令人神往而舒心的圖書館。深谷一樣的書架間,返璞歸真成困惑勞夢后的靈性自我。

  這是世紀末的一個下午,風雪遠山之外的被陰云遮擋而看不見的夕陽將經歷漫長的黃昏和冬夜才會延繹回歸成云開霧散后的重逢的旭日。我置身靜美端莊的圖書之中,像是遁入戚切無比的遙盼。而身邊卻無一人,只有封面或插頁中的人物一個個定格成默默的逸思、遐思或沉思。

  風攪雪在茫茫的玻璃窗外肆虐。我抬眼看時不禁打了個寒顫,喃喃自語道:“天氣預報不是說今天沒雪嗎?”我感到一種說不上來的孤獨和悲涼。可當我正要揣起厚重的筆記本和沉重的感受起身欲走時,一陣輕盈又穩重、陌生又深諳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很快來到我的一側,稍停片刻,又以踱的步勢來回走動著。

“喲,這么冷清……你……也要走么?”我頭也沒抬,甚至極力控制著眼的余光;僅憑腳步聲、問話聲和隨之襲來的淡淡暗香,直覺地意識到進來的是一位妙齡女子。

  我燥動的心緒一下子沉了下來,遂側轉身,把目光移動到來者的腳、褲、風衣和面目上

(這當然是轉瞬的過程),然后以一種平心靜氣的口吻輕聲說:“不,我正在閱讀。”

  哂然對視之后,來者尋視一下書架,然后又回過頭來,再次相視的同時互相微笑著頷首致意。

  她選了本書,輕輕坐在我相背的左側,彼此近得能聽到呼吸和心跳。我幾次瞟見她文靜嫻雅的姿態,但由于她的披肩長發膨松得怒放,無法看到她的臉面。我清理一下思緒,接著讀一位熟人的作品。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圖書室里巳亮起了燈,她才起身去換書。當她再次坐到原位后,身勢換了個角度,我只需靜靜地斜斜眼,便可領略她清秀的面部剪影,且能看到她正閱讀的文章標題——《美,不是女孩的過錯》。我不禁想人非非,對啊,美怎么能是過錯呢?我的視線在面前的字句間躊躇著,漸漸模糊起來。于是,我一邊漫無邊際地翻動著另一位熟人的作品,一邊尋味著身邊的一切。

  她又起身去換書。 我通過身后的動靜,意識到她在注意我的閱讀內容。

  我看著她在書架前尋找著書刊。時長時短的呼吸描繪著一種別樣的靜。她先翻了翻《青春》文學月刊,接著取下另一冊文學刊物翻動著往座位這邊走。可她沒坐下,停在我身邊繼續翻動著刊物。書頁帶動的風掀動著我的鬢發。我感到再這樣置若罔聞似乎有些呆氣或說有點失禮,便抬頭朝她笑了笑。她得到約許似地燦然一笑,走近我身前的案板,指著我正閱讀的作品作者問: “是不是咱這里的?” “是。” “那么,這個呢?”她把已翻好的刊物往前一推,沒等我回答,便接著說:“這個名字我常在本市的報刊上見到,還曾在電視上看到他獲頭獎的場景……”

  “這個也是。”我打斷她的話說。

  “你認識這兩位么?”她詭秘地一笑。

  “嗯,算認識吧。 ”我隨說著隨站起身。

  “我怎么都不認識呢,就這么個小城……”

  就在她談意正濃時,圖書館的下班鈴響了。我到服務臺前取借書證時,看到僅有的另一個小紅本和我的那本挨得很近。

  “別拿錯了,”這時,她也伸過手來,俏皮而認真地說, “我剛才來時, 看到只有一個借書證,隨手一翻便看到一個熟悉而陌生的名字,那篇作品早就知道是你寫的,我是故意問你的……結識一個門人不容易,這次真是巧了……”

  風雪更大了。

  “我沒帶雨披,也沒法借給你,以后還有機會相見。”我伸手和她握別。她卻把一個大錢夾似的盛雨披的紅色包遞到我的手上,勿庸置疑地說: “拿著吧,我還有一個。”她把另一個雨披的包從車筐里掏出來讓我看,疑慮片刻,又接著說: “這是我頂風冒雪出來送給另一位的,他卻被別人拐走了,我只能跑到圖書館找圖書來陪伴了……”

  “再見。”我一邊穿雨衣一邊輕聲對她說。

【聲明:圖片取自網絡,版權歸拍攝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