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讀集團 / 教育慧思 / 被逼著看一本書是什么感受,中小學生最有...

0 0

   

被逼著看一本書是什么感受,中小學生最有發言權

原創
2019-12-07  販讀集團

如今,課外閱讀已經成為一個教育熱詞,從上到下都在大力倡導并積極推進課外閱讀。這種大好形勢確實讓人振奮。然而振奮之余,也有一些地方值得深思,至少應該問兩個問題:一、我們知道學生愛看什么書嗎?二、我們尊重學生自由選擇課外讀物的權利了嗎?

如果不先解決以上兩個問題,那么我們的熱情就很難收獲學生的“悅”讀,這就像時下的一些家長一樣,也不管自己孩子的喜好就強迫孩子參加各種培訓班一樣,滿足了自己,痛苦了孩子。

如果把閱讀比作就餐,就可以很形象地說明問題。有人愛吃甜,有人愛吃辣,有人愛吃這個菜,有人愛吃那個菜,總之各人口味不一樣。閱讀也是同樣道理。學生,無論是從性別上和年齡上說,還是從語文素養和審美取向上來說,其閱讀愛好都客觀且明顯地存在諸多差異。比如有的學生愛讀故事類的,而有的學生則愛讀科普類的,很多學生愛讀王子與公主,但也有不少人愛讀怪獸與機器人……甚至還有的學生根本就不愛閱讀!

所以應該認識到,向學生推薦的“經典”——有的甚至列為“必讀”,并不一定就會受到每個學生的歡迎。而在不受歡迎的情況下,硬讓學生讀合適嗎?被逼著看一本書是什么感受呢?

我的兒子上六年級,他語文成績也很好,對于閱讀也有一定的興趣,但他對被列為必讀書的《城南舊事》卻有一肚子的牢騷,來聽聽他的原話:

“我覺得《城南舊事》是最難看最難看的書,大人們怎么回事,也太不會選書了,怎么一定讓我們讀這本書?”

兒子話中有兩個要點:一是他認為《城南舊事》不好看,二是認為大人們不會選書。

我知道兒子的觀點“大人們”是不會贊同而且還要批評的,可是我也知道兒子的觀點并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觀點,且不論還有多少學生持相同看法,就算只有兒子一人這樣認為,他不喜歡看和不想看《城南舊事》這本書的態度也應該被尊重,不是嗎?

公正地說,我們向學生推薦的“經典”確實是“經典”,都是經過時間與無數讀者雙重證明的,這一點不容置疑。但我們也必須承認,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愛看“經典”,也并不是所有的經典都適合孩子看。這一點不容忽視。比如,除了有部分學生不愛看《城南舊事》,還有一些學生不愛看《呼蘭河傳》和《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甚至還有一些女生不愛看《魯濱遜漂流記》呢!

所以,對于課外閱讀,我的看法是,可以推薦和引導,而且很有必要,但卻不可以搞什么“必讀”!因為課外閱讀貴在自由!沒有自由,閱讀就沒有快樂可言!

課外閱讀對于學生的心智成長極有裨益,但這種功利性卻是長期積累和緩慢浸潤的結果,而不是教師教學的結果。所以我們暫時不應該過多關注閱讀的功利性,倒是更應關注學生課外閱讀的愉悅性。

現在講究“可持續發展”,課外閱讀也需要可持續發展,而一個學生能否持續閱讀,在于其能否從閱讀中獲得愉悅。如果不能從閱讀中收獲愉悅,相反卻是煩惱乃至痛苦,就沒有學生愿意讀下去,換成大人也不會!不是嗎?誰會去讀一本枯燥乏味的書呢?

謳歌自由的裴多菲有一首詩,相信很多人都是耳熟能詳: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我們也常把“自由”放在“快樂”或“幸福”前面合起來一塊說,這是因為沒有自由就沒有快樂幸福可言。課外閱讀即是如此,獲得閱讀愉悅最最基本的保證就是擁有閱讀的自由,沒有自由,被強迫閱讀是苦惱的,是無效的!是痛苦的!這一點,作為成人的我們,難道沒有過切身的感受嗎?

再說,校園里能看到讀書的幾乎都是學生,而很多老師是不讀書的,其中就包括不少每天對學生喊“讀書好”的語文老師!不同而可笑的是,教育主管部門無法做到讓老師去讀不喜歡讀的書,卻能通過考試的方式強迫學生去讀他們不愛讀的書。

沒有選擇的自由,就很難有閱讀的愉悅;而沒有閱讀的愉悅,則必然導致閱讀興趣的表達!這對于語文教學來說,是最大的失敗!

對于小學生的課外閱讀,最為重要的就是興趣和習慣的培養,學生只要對閱讀形成了興趣和習慣,讀書多了,思想認識和審美水平提高了,將來自會對曾經不愛看的經典產生新的理解,彼時再看也不為晚。總之,還課外閱讀以自由,培養課外閱讀的興趣,功在眼前,利在長遠!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