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造物中國 / 南方人對雪的向往,像極了愛情

0 0

   

南方人對雪的向往,像極了愛情

原創
2019-12-06  物道

物道君語:

北方下雪不久后,網上有一個特別火的業務,“雪地代寫”。

“5元5個字,畫心再加5元,純手繪。幫見不到雪的南方人完成浪漫的心愿。”

利用南方人對雪的向往來賺錢,實在太過分了!

北方人永遠了解不了南方人對雪的向往,南方人見到雪,就跟你們等一段愛情,有一種無緣無故的向往。

柳宗元甚至把南方的雪笑稱是“犬狂”。在他被貶嶺南的第二年冬,下了一場大雪。

南方的狗驚慌地又叫又咬,有的還瘋狂奔跑好幾天,直到雪化了才歇下來。

呵呵,你們北方人盡管笑吧。在我看來,你們就是那個不懂愛的法海!

雪于南方人,可遇不可求,都知道她很美好,但不知道哪天落到自己頭上,像極了愛情。



在我還沒遇見她之前,早已從詩詞里為她找了無數個昵稱。

因為我擔心與她不期而遇的那天,自己會激動得大腦一片空白,說不出半句可愛的話逗她笑。

我想叫她一聲“凝雨”,“獨有凝雨姿”,沈約說她的身姿像凝結在空中的雨仙。


“碎瓊”這個名字也好聽,“微于疏竹上,時作碎瓊聲。”張憲聽過她的腳步,是美玉碎落在地的聲音。

圖片|來源于網絡

徐渭稱她作“寒酥”。

“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她在靜謐的冬夜到來,零星的身影轉眼就消失不見。她把情信掛在了枝頭,等我早晨睡醒起來讀。


“瓊芳、瓊妃、璇花、玉蝶、玉蕊……”我對她最早的幻想,都來自于一個個浪漫的名字。



聽說愛一個人愛到極致,就會有把對方吃掉的念頭,這樣就可以一刻都不分離。

我在《本草拾遺》里讀到:“雪,味甘,冷。”愛情的滋味果然是甜甜的。



薛寶釵有一道秘方叫冷香丸,采集雨水的雨、白露的露、霜降的霜、小雪的雪,把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花蕊磨成粉,再摻了蜂蜜和白糖。

做好的藥丸裝入木盒,埋在花樹根下,有需要的時候才挖出來煎湯。



顧仲的吃法就沒那么浪漫了,他拿來腌肉。缸里一層雪、一層鹽,加了鹽,雪便化成半缸水。取水一杓煮鮮肉,肉味如暴腌,肉色紅可愛,還帶著一絲甘香。

而我只想煮一壺雪,煎一泡茶。

只采梅花蕊上的雪,煮出來的水帶花香和土氣。煎出來的茶清新撲鼻,有著清茶的甘醇,也有著淡淡的花香,像是春天的味道。

圖片|來源于網絡

雪離不開冬天,但煮雪煎茶能讓我帶她看一眼春暖花開,算是我能送給她最好的禮物。


一天大雪紛飛,孟浩然騎著自己的小毛驢在漢水沙灘上來回踱步,既不渡江,也不在候客,時而抬頭遠眺群山,時而低頭看沙。雪下得越大,他走得越勤快。

渡口的人好奇地問,“天寒地凍的,浩然公在找什么?”孟浩然笑著回答:“找梅花。雪把梅花埋起來了,我在尋寶。”

大家聽完低頭一看,雪上撒滿驢腳印,真像一朵朵“梅花”。


冬天要是有一個像雪一樣的情人,陪我天真陪我犯傻,該有多好。

柳宗元倒覺得雪是最懂他的知己。他被貶永州時,往日同樣滿腔熱血搞改革的同事遠離他,家人勸他放下,貶官總比殺頭好。



身邊找不到半個懂自己的人,他只好獨自駕著小舟往山里走。一路下雪,風雪把閑言閑語隔斷在身后,他最后把船停在鳥也找不到的江上,垂下魚竿。

他早知道這樣的天哪會有魚,所以他說自己在釣雪。

江無聲,雪無言,人無語。但他不孤單,雪一點點敷在蓑笠上,像是知己上了船,輕輕把頭倚在他肩上。



雪,在北方人眼中是習以為常,到了南方人心中卻成了最美好的期待。

習以為常,是破壞美好生活的罪魁禍首,讓許多人失去了生命被該擁有的快樂,生活走向平庸。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于網絡,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