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黃說史 / 老黃說史 / 李白被譽詩仙,杜甫被譽詩圣,為何都落選...

0 0

   

李白被譽詩仙,杜甫被譽詩圣,為何都落選“唐宋八大家”?

原創
2019-12-05  老黃說史

    李白被譽詩仙,杜甫被譽詩圣, 為何都落選“唐宋八大家”?被韓愈盛贊的李白與杜甫,為何沒能入選唐宋八大家?[每日讀詩]韓愈:“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

    1/韓愈與張籍

    公元815年(唐憲宗元和十年),唐代著名文學家韓愈,給他的同代詩人張籍(韓愈出生于公元768年、張籍出生于公元766年)寫了首著名的長詩——《調張籍》,從詩題來看,是調侃張籍的,其實,詩的內容卻是盛贊已經去世半個世紀的兩位前輩詩人——李白與杜甫。

    作者韓愈是唐代唐代杰出的文學家、思想家、哲學家、政治家。貞元八年(792年),時年24歲的韓愈登進士第,兩任節度推官,累官監察御史。后因論事而被貶陽山,歷都官員外郎、史館修撰、中書舍人等職。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年近五十的韓愈出任宰相裴度的行軍司馬,參與討平“淮西之亂”。其后又因諫迎佛骨一事被貶至潮州。晚年官至吏部侍郎,人稱“韓吏部”。韓愈病逝后,追贈禮部尚書,謚號“文”,故稱“韓文公”。元豐元年(公1078年),追封昌黎伯,并從祀孔廟。

    韓愈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被后人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并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后人將其與柳宗元、歐陽修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他提出的“文道合一”、“氣盛言宜”、“務去陳言”、“文從字順”等散文的寫作理論,對后人很有指導意義。

    被韓愈調侃的張籍,也非無名之輩,張籍的樂府詩寫得非常好,與王建齊名,并稱“張王樂府”。代表作有《節婦吟》、《秋思》、《野老歌》等。其中,他的《節婦吟》,至今仍常為人所傳誦:

    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
    感君纏綿意,系在紅羅襦。
    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此詩表面看似是寫愛情,它描寫了一位忠于丈夫的妻子,經過思想斗爭后終于拒絕了一位多情男子的追求,守住了婦道。其實,它還有個副題——《寄東平李司空師道》,結合來看,就不僅僅是兒女情長之事,而是關乎文人氣節了。

    李師道是當時藩鎮之一的平盧淄青節度使,又冠以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的頭銜,其勢炙手可熱。中唐以后,藩鎮割據,用各種手段,勾結、拉攏文人和中央官吏。而一些不得意的文人和官吏也往往去依附他們,韓愈曾作《送董邵南序》一文婉轉地加以勸阻。張籍是韓門大弟子,他的主張維護國家統一、反對藩鎮割據分裂的立場一如其師。因此,面對李師道的拉攏,不為所動。

    《節婦吟》便是張籍為拒絕李師道的收買而作,它表達了作者忠于朝廷、不被藩鎮高官拉攏、收買的決心。全詩以比興手法委婉地表明態度,語言上極富民歌風味,對人物刻畫細膩傳神,為唐詩中的佳作。

    再如他的《秋思》:

    洛陽城里見秋風,欲作家書意萬重。
    復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

    詩中寫的是,詩人客居洛陽城中,秋風惹人相思。想寫一封家信,只是思緒萬端,匆匆忙忙之間,如何寫進情感?信差剛要上路,卻又被我叫住。打開信封細看,是否還有遺漏。此詩描寫的是宦游在外的詩人,面對秋天的景物寫家書時的思想活動及行動細節,真切細膩地表達了作者對家人的深深思念。《秋思》是張籍詩作中不可多得的佳品。

    不過,論輩份,年長韓愈兩歲的張籍還得稱韓一聲老師,原因很簡單,韓愈出道比張籍早,在張籍的成長過程中拉了他一把。貞元十四年,張籍經孟郊介紹,在汴州認識韓愈。韓愈時為汴州進士考官,薦張籍,張籍于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在長安進士及第。元和元年(公元806年)調補太常寺太祝。

    張籍為太祝10年,因患目疾,幾乎失明,明人稱為“窮瞎張太祝”。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轉國子監助教,目疾初愈。15年后,遷秘書郎。長慶元年(821年),受韓愈薦為國子博士,遷水部員外郎,又遷主客郎中。大和二年(828年),遷國子司業。張籍的每一次進步,都離不開韓愈的提攜,因而,在時人眼中,張籍為韓愈的頂門大弟子。

    2/韓愈為何“調”張籍

    韓愈褒揚李白與杜甫,為何要以《調張籍》為名呢?因為,李白和杜甫的詩歌成就,在盛行王(王維)、孟(孟浩然)和元(元稹)、白(白居易)詩風的中唐時期,往往不被重視,甚至還受到一些人的貶損。在韓愈以前,李白名高于杜甫;到韓愈那時,又有人尊杜抑李。并且,當時被認為是“謗傷”李白杜甫的,大有人在,最典型的人物,莫過于元稹與白居易。

    比如,元稹《唐故工部員外杜君墓系銘并序》說:“詩人已來,未有如杜子美者。時山東李白,亦以奇文取稱,時人謂之李杜。余觀其樂府歌詩,誠亦差肩于子美矣;至若鋪陳終始,排比聲韻,大或千言,次猶數百,詞氣奮邁,而風調清深,屬對律切,而脫棄凡近,則李尚不能歷其藩籬,況壺奧乎?”

    再如,白居易《與元九書》說:“詩之豪者,世稱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索其風雅比興,十無一焉。杜詩最多,可傳者千余首,盡工盡善,又過于李。然撮其《新婁》《石壕》諸章,亦不過三四十。杜尚如此,況不迨杜者乎?”則有李杜并譏之嫌。

    因為,張籍剛參加工作時(為太常寺太祝時),與另一位著名詩人白居易相識,兩人相交莫逆,互相切磋,對各自的創作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正是因為他與白居易的那層特殊關系,韓愈才特意寫下《調張籍》一詩來敲打他的這位大弟子。

    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
    不知群兒愚,那用故謗傷。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伊我生其后,舉頸遙相望。
    夜夢多見之,晝思反微茫。
    徒觀斧鑿痕,不矚治水航。
    想當施手時,巨刃磨天揚。
    垠崖劃崩豁,乾坤擺雷硠。
    惟此兩夫子,家居率荒涼。
    帝欲長吟哦,故遣起且僵。
    剪翎送籠中,使看百鳥翔。
    平生千萬篇,金薤垂琳瑯。
    仙官敕六丁,雷電下取將。
    流落人間者,太山一毫芒。
    我愿生兩翅,捕逐出八荒。
    精誠忽交通,百怪入我腸。
    刺手拔鯨牙,舉瓢酌天漿。
    騰身跨汗漫,不著織女襄。
    顧語地上友,經營無太忙。
    乞君飛霞佩,與我高頡頏。

    韓愈在《調張籍》這首詩中,熱情地贊美盛唐詩人李白和杜甫的詩文,表現出作者對他們的高度傾慕之情。詩的開篇,就將李杜文章(主要是指他們的詩歌)定了調,“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二句,已成為對這兩位偉大詩人的千古定評了。接著,又表達了自己追慕先賢之情:“伊我生其后,舉頸遙相望。”

    在此詩中,作者通過豐富的想象和夸張、比喻等表現手法,在塑造李白、杜甫及其詩歌的藝術形象的同時,也塑造出作者其人及其詩歌的藝術形象,生動地表達出詩人對詩歌的一些精到的見解,這正是此詩在思想上和藝術上值得珍視的地方。

    韓愈的《調張籍》一詩如長江大河浩浩蕩蕩,奔流直下,而其中又曲折盤旋,激濺飛瀉,變態萬狀,產生令人心搖意駭、目眩神迷之效果。因而,《唐宋詩舉要》才說:“高步瀛曰:此寫運窮,語極沉痛('使看’句下)。結出'調’意(末句下)。吳曰:雄奇岸偉,亦有光焰萬丈之觀。”

    3/李杜為何落選“唐宋八大家”

    行文至此,讀者心中也許有種疑惑,被韓愈如此推崇的李白與杜甫,為何沒能入選“唐宋八大家”呢?其實,要回答這個問題,首要要搞清楚“唐宋八大家”的要義。“唐宋八大家”,指的是唐朝的韓愈、柳宗元與宋朝的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與曾鞏。

    “唐宋八大家”,又稱為“唐宋散文八大家”,入選者,都是著名的散文作家。這一切都肇始于韓愈、柳宗元共同倡導了“古文運動”。古文運動的興起,使得唐代的散文發展到極盛,一時古文作家蜂起,形成了“辭人咳唾,皆成珠玉”的高潮局勢。這種文風一址延續至宋朝,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與曾鞏等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這些人,都是主持唐宋古文運動的中心人物,他們提倡散文,反對駢文,給予當時和后世的文壇以深遠的影響。“唐宋八大家”的稱謂最早出現于明初朱右選韓、柳等人文為《六先生文集》,因并三蘇為一家,所以實際是“八先生文集”。明中葉唐順之所纂的《文編》中,唐宋文也僅取八家。明末茅坤承二人之說,選輯了《唐宋八大家文鈔》共160卷,此書在舊時流傳甚廣,“唐宋八大家”之名也隨之流行開來。

    李白與杜甫的文學成就在詩歌,“唐宋八大家”的文學成就在散文,所以,李、杜落選“唐宋八大家”并不是因為文學水平,而是因為文學體裁。所以,李白與杜甫即使無緣“唐宋八大家”,也絲毫不影響“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在“唐宋八大家”之前,唐代的文學天空,因為有了李白與杜甫這一對詩歌雙星的照耀,早已燦爛輝煌。

    (圖片來自網絡)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