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木沐 / 國畫佳苑11 / 著名畫家張玉華焦墨山水

0 0

   

著名畫家張玉華焦墨山水

2019-12-03  泊木沐

焦墨山水作為中國畫的一個組成部分,它經歷了由萌芽,發展到豐富完善的過程。它應該早于其它畫種,開始顯示出它的雛形。我們祖先為了美化生活環境,創造了簡單的紋飾圖案。這些圖案大多用的是黑色或褐紅。黑色是漢民族常用的顏色。這與信奉的宗教有關;道教的太極,陰陽兩儀,黑白交替運行;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也就是;玄與素;玄者為黑,素者為白。老子道德經云;“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玄妙”即是如此。黑為幽,為深邃。以至于漢民族對黑色充滿敬畏,這種敬畏包含著永恒的思索和向往,也包含著對黑色在大千世界中的幽深,寂靜和穩重。黑色一直被人們稱之為正色;黑色可以使奪造化而移精神,兩個極端的色相世界協調和諧。以至于后來人們研制了黑色的墨。

墨是中國繪畫中不可缺少的物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墨加水泗化形成豐富的濃淡變化,即五墨六彩(也有七彩說)。“五墨”為;“焦墨,濃墨,重墨,淡墨,清墨”。“五墨”加上白色為“六彩”。黃賓虹說;“能使筆墨變幻無窮者,在蘸水耳”一個時期人們曾排斥丹青,而獨尊水墨。唐代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中談到;“夫陰陽陶蒸,萬象錯布,玄化妄言,神功獨運。草木敷榮,不待丹碌之采;云雪飄揚,不待鉛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鳳不待五色而采。是故運墨而五色具,謂之得意。意在五色,則物象乖矣。”

隨著水墨繪畫的發展,破墨法和積墨法等墨法技巧相繼出現。畫家們運用墨色的濃淡變化,對畫面巧妙地加以處理。如淡墨以焦墨破,濃墨以淡墨破,濕墨以干墨破,干墨以濕墨破;如此濃淡交融,干濕混雜,使墨色活躍起來。沈宗騫《芥舟學畫編》云;“破墨者,先以淡墨勻定框廓,框廓既定,乃分凹凸,形體已定,漸次加濃,常若溫者,復以焦墨破其界限輪廓,或作疏苔于界處。”元代黃公望在《寫山水訣》中載“先用淡墨積至可觀處,然后用焦墨,濃墨分出畦徑遠近”。如范寬;大石兀立,巨峰森然。郭熙;蒼松巨木,巖岫巉絕;均以水墨層積,縷縷焦墨鑲嵌其中,使山石蒼勁厚重,層次分明,山巒霧靄相映成輝。大多數畫家都會利用焦墨的提醒作用,為其作品造型,完成筋骨輪廓。

焦墨繪畫;獨立成為中國畫的一種表現形式,完整地展現給世人。當推明末清初的垢道人程邃;和戴本孝二人,程邃(公元1605-1691年)字穆倩,別號垢道人, 安徽歙縣人,在詩,書,畫,印方面修養極高。“早年從黃道周,楊廷麟游,不肯應良待詔。長于金石考證之學,刻印精研漢法,又能工詩畫,繪畫純用枯筆渴墨,干皴中滿含蒼潤。”楊孟載曾評論;“黃子久畫,如老將用兵,不立隊伍,而頤指氣使,無不如意,惟垢道人能之”。王昊廬亦稱頌;“張璪有生枯筆,潤含春澤,乾裂秋風,惟穆倩得之。”戴本孝(公元1621-1691)與程邃屬同一時期人;號鷹阿山樵,多以黃山入畫,擅用干筆,墨色蒼渾,構景空疏。其筆下的山石多用枯筆焦墨皴擦而就,很少用線條勾勒山石結構,也較少點苔。在構圖布局上屬元人意境,空疏高曠。其重視“師法自然”因而筆下的山川丘壑變化多端,意趣高逸。明末,清初,文人水墨畫被大多數畫家所鐘愛。程邃,戴本孝在這一時期推出焦墨山水畫,開創了新的表現形式。但是由于手法單一,畫路狹窄,沒有形成風氣。

一代宗師黃賓虹;早年行力與李流芳,程邃,髡殘,弘仁。擅長墨法;喜以積墨,焦墨,潑墨,破墨,宿墨并用。作品渾厚華滋,氣勢磅礴,形成了“黑,厚,密,重”的畫風。尤其是晚年的積墨法一直被后人所稱道。其焦墨山水畫行筆謹嚴,遒勁有力,有縱橫奇峭之趣。傳世很少,僅局限于小幅制作。

近代畫家賴少其;集南北派之長,尤其迷醉于垢道人程邃;認為中國畫家畫山,惟垢道人筆墨最為傳神。其七十以后“丙寅變法” 和“衰年變法”,在“漆隸”方折用筆的基礎上,更多地吸納了漢隸筆意。并結合焦墨的提醒的作用,使得作品意境幽深,磅礴大氣。

李可染在“光”與“墨”的變幻中,充分發揮了焦墨,濃墨黑厚的特點,用沉澀的筆調,寸寸刻畫,創造性的探索出了一種新的圖式。并且表現出了渾厚博大的精神力量。,做為五墨之首的焦墨,在中國繪畫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經過幾千年的探索發現,形成了它獨有的精神面貌。

進入20世紀,中國畫經歷了由衰退--迷茫--崛起的曲折歷程。從辛亥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到新中國成立。戰事頻發,社會動蕩不安,中國繪畫走向衰敗。新中國成立,改革開放,中國畫又面臨了“窮途末路”的危機說和“西風東漸”思潮的巨大沖擊。面臨轉型時期的困惑,中國畫人迷茫了……。究竟何去何從?如何尋求一條不愧于時代的發展之路?中國畫人做了多種多樣的探索。改革開放后,國家統一,社會安定團結,經濟繁榮,對外經濟文化交流的頻繁與活躍。都給繪畫藝術的繁榮帶來了機運。中國畫開始了新的崛起。這期間形成了影響中國美術的兩大學派;以徐悲鴻為代表的“希望引進西方美術觀念和技術來改進中國美術。推動中國美術的前進。”“主張中國美術面向社會,面向現實和人生,提倡寫生”。林風眠則主張“為人生而藝術”與“為藝術而藝術”的統一。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潘天壽,張仃則主張“以古開今”;倡導中國繪畫走自己的路,與西方繪畫拉開距離,傳承古代藝術尋求創新。

在特殊的歷史環境下;張仃受程邃,黃賓虹焦墨山水畫的啟發,開始了焦墨山水畫的寫生與創作。面對大自然,通過寫生揣摩,補充完善了焦墨山水畫表現技巧。豐富了這一獨特的藝術形式。被譽為“以焦墨獨行天下”的“黑老虎”。張仃的焦墨山水畫,繼承了中國傳統的繪畫藝術。用筆用墨,章法布局,計白當黑的觀念,以及或長或短的題跋,都顯示出了畫家的傳統功力。張仃焦墨山水畫的顯著特點;是以寫生為創作基礎,作品中融入了寫生的成分,又運用了大量的寫實手法。為此引來了眾多的評論和異議。認為繪畫中的寫生成分及寫實手法是一種不利因素。擔心“客觀”的成分多了會影響“主觀”的表現。其實不然,畫家的靈感,很大程度上源于對大自然寫生時的感受。通過寫生再創作,會突破某些一成不變的成規定法,破除表現手法中程式化的弊端。我們一貫主張“藝術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師法自然,師法造化”。寫生是創作的源泉,是藝術家的必修課。 近幾年,各專業機構的高研班和中國畫名家畫室,提高了對寫生的重視。在招收學員時,執行了測試速寫科目。張仃熱愛大自然,崇尚寫生,并通過寫生汲取營養,通過寫生在大自然中尋找表現手法上的突破,通過寫生開拓前人尚沒有涉足的藝術領域。張仃的作品中,洋溢著他通過對大自然寫生獲得的大量信息。因此張仃的繪畫藝術,變更了傳統山水中的某些不變的程式,創立了新的審美意識,推動了中國山水畫的發展。

焦墨山水畫的發展,張仃先生功不可沒。原本局限的焦墨山水畫,在其通過寫生創作和超強功力的筆下,煥發了新的精神風貌。極鮮明的彰顯出自己的藝術個性。同時也影響了一批勇于探索的畫家.我從事繪畫三十余載,初學花鳥,潑墨寫意山水。九十年代初,受張仃先生影響,開始研習焦墨寫意山水畫的寫生與創作。

焦墨繪畫難度較大,原因是紙質的吸水性強,干枯的墨不易流暢,但干枯的筆趣情致,所產生的效果卻別有一番天地。可以呈現出畫家們一直追求的蒼潤境界,也可以省去繁縟的渲染其繪畫的難度增大了,對筆法功力的要求也提高了,筆和意,手和心變得更加坦然和直接了沒有了水,墨相互作用,在宣紙上泗開出現的神奇變化,沒有了色彩語言的修飾。僅靠筆,墨,紙三者的結合。確切地講僅僅靠筆在紙上的作用。根據自己近20年的筆耕體悟;認為工具載體的使用;毛筆的粗細,筆鋒的長短,峰毫的軟硬,毛筆含墨多少,其枯澀程度,結合筆墨技巧的靈活運用,都會在紙上呈現出豐富多彩的變化。

黃賓虹曾說:“善畫者,筑基于筆,建勛于墨” “論用筆法,必兼用墨,墨法之妙,全從筆出”。筆墨技巧;即用筆方法。中國畫的用線有著獨特的審美要求;講究功力,象征意義和具有雕琢感。如;“屋漏痕,折釵股,吳帶當風,金剛杵”等等。用筆是中國畫的特色,精華所在,其技巧非常豐富;如;“提按,折轉,虛實,滑澀,頓,戳,揉”等等。筆鋒的運用;“中鋒,側鋒,順鋒,逆鋒”。這些用筆方法,都是古人在不斷的藝術實踐中,概括的提煉和總結。沒有筆墨就沒有傳統的中國畫。李毅峰在《我的藝術觀》中談到;“在處理事物關系中,筆墨語言是至高無上的。一切關系都是通過筆與墨的變化來傳遞和塑造物象的信息。線條的抑揚頓挫,緩留疾徐和用墨的濃淡干濕,焦宿破積,一方面實現物象實體相交接的綜合與抽象。另一方面也是對生命內質的概括,既守住了物象質的特征,又使物象特質能服從于筆墨造型,從而準確的體現出創作者的氣質,實現藝術的真實功能”。

近一個時期,畫焦墨山水的人一下子多了起來,大有風起云涌之勢。這是一件好事。會更好地推動焦墨繪畫的發展。他們的精神是可嘉的,積極向上的。無論在表現形式和表現技巧方面,都做了大膽的嘗試。但是,我個人以為;焦墨畫作為中國畫的一個組成部分,它應該符合中國畫筆墨形式,章法布局的基本特徵,盡可能與邊緣藝術拉開距離。而不是像版畫?剪紙?木刻?速寫?讓觀者帶著疑慮觀賞。無論是個性之張揚,風格之追求,都要鮮明地展現出中國畫的風貌。不要離譜太遠。

進行焦墨山水創作和其他姊妹藝術一樣。關系著藝術家自身的藝術修養,審美情趣和表現技巧。要克服改革開放后,經濟繁榮,社會活動頻繁等外界因素,帶來的浮躁和急功近利的干擾。不要盲目的追求表現形式上的“個人風格”。應該潛下心來,有深度地研究中國古代傳統繪畫的表現形式和審美觀念,感悟古人在藝術實踐中艱難探索的過程。邵大緘在《我看20世紀中國美術》中談到“---中國古代藝術遺產太豐富了,中國傳統審美觀念和藝術體系有很強的再生潛力,我們要做的是堅持不懈的提高畫家的素質和修養,培養有高度水準的新型藝術家。”

藝術家除了必須掌握的筆墨技巧以外,還應該向更多的文化領域擴展。努力學習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等多方面的廣博知識,完成文化積累,從根本上提高素質和修養。因為素質修養,能夠影響藝術家的藝術表現力,幫助藝術家從整體上提高創作境界,博采眾家之長使審美情趣得到升華,藝術品格得到提高。焦墨山水畫的探索與發展,也將隨著中國畫的發展,健康向上的步入新時期,定會涌現出異彩紛呈的發展態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