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點心鋪 / 待分類 / 《紅樓夢》的賈府,兒孫一代不如一代,其...

0 0

   

《紅樓夢》的賈府,兒孫一代不如一代,其家庭教育為何如此失敗?

原創
2019-11-22  文化點心鋪

在我國古典四大名著中,《紅樓夢》無疑是最具有影響力的一部巨著。它以超寫實的精神為基礎,將大千世界描繪于筆下,展現了整整一個時代廣闊而豐富的社會畫面。然而,對于《紅樓夢》的主題,人們卻歷來爭議不斷。

一部《紅樓夢》,從誕生之初就被人們推演出了無數個主題。在這些主題中,以“寶黛愛情”為中心的“愛情悲劇論”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然而,真實的世界中不可能只有愛情,還有很多比愛情更重要的東西,比如信念、理想、價值、人生意義等等。

作為一部具有強烈寫實風格的古典巨著,《紅樓夢》帶給人們的啟示應該是多方面的,比如現代社會中,人們迫切關心的家庭教育問題。那么,賈府的家庭教育究竟如何呢?

賈府的家庭教育表面為人稱道,實則非常失敗;

在書中,賈府的家庭教育,被賈雨村一類趨炎附勢之徒傳誦為貴族階級進行家庭教育的典范。然而,其實際情況卻是:“整個賈府的子孫,竟是一代不如一代”,“整個榮國府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內囊卻也盡上來了。”一言以概之,非常失敗!

在外人看來,寧國府和榮國府身為世襲貴族之家,應該是最教子有方的。可實際上,這兩府的兒孫多是一些背祖忘德、厚顏無恥、貪婪放縱、荒淫好色之徒。例如:寧國府的賈珍,堂堂三品爵威烈將軍,竟與自己的兒媳秦可卿干起了“扒灰”之事。

他的兒子賈蓉,與他一樣厚顏無恥,不僅與自己的嬸娘王熙鳳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系,還公然調戲自己的姨娘尤二姐,令人作嘔;而榮國府的賈赦,世襲一等將軍,卻年老無恥,一把年紀了,竟還惦記上了自己母親的貼身侍婢,威逼利誘,仗勢凌弱。

賈赦的兒子賈璉,在“好色”上與其父如出一轍。因女兒巧姐生水痘,賈璉避居書房之時,竟與一個下人“多姑娘”廝混;在自己妻子王熙鳳生辰之際,他又忙中偷閑,與仆人之妻“鮑二家的”在臥房翻云覆雨,正巧被王熙鳳撞個正著。

即使在《紅樓夢》中稍顯正派,看似一幅儒家士大夫的賈政,實際上也是一個十足的偽君子:他明知自己的外甥薛蟠確實打死了人,卻公然徇私枉法;他明知賈雨村趨炎附勢,兩面三刀,卻還是經常與其來往;在外放江西糧道任上時,他更是縱容手下,公然受賄。

賈政的庶子賈環,行為猥瑣,自卑敏感,因嫉妒哥哥賈寶玉受寵,竟三番五次陷害寶玉,使寶玉遭受父親毒打,差點喪命。在眾人眼中,賈環雖是個正經主子,卻丑陋頑劣,其作派不像個大戶人家的少爺,倒像個小門小戶出身的無賴。

即使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賈寶玉,就整個人生來說,也很失敗:在父親賈政眼里,他是個頑劣不堪、離經叛道的孽子;在世俗眼中,他是個只會在女人堆里廝混的浪蕩公子;他一味地背叛家庭,張揚個性,實際上卻并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最后,他最愛的人因他而死;而最愛他的人,也因他痛苦一生。在他身上,父母親情、家庭責任、國家利益、社會民生通通都不及他與林妹妹之間的“相知相守”來得重要。當整個家族需要他來擔當的時候,他卻遠離紅塵,歸依佛門。于國于家,都毫無擔當。

在《紅樓夢》第52回“寧國府除夕祭宗祠”一章中,賈府上下皆斂聲息氣,虔誠敬畏,一片祥和莊重。平日里那些荒淫無恥、人倫喪盡、胡作非為的公子哥們,這個時候都道貌安然地待在各自的位置上,按照封建禮儀,扮演著各自的角色。

在香煙繚繞的祠堂里,賈府上下鴉雀無聲,恭敬肅穆。賈敬主祭,賈赦陪祭,賈珍、賈璉執壺敬酒,“王”字、“草”字輩們跪倒一片,人人謙恭有禮,有節有度,一派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場景。外人看來,這賈府真不愧是詩禮之家!

然而,這一切不過是為了擺架勢,裝門面,顯排場,是一場徹頭徹尾的表演。實際上,再堂皇莊嚴的禮儀排場都掩蓋不了賈府“兒孫一代不如一代”的現實;再肅穆祥瑞的氛圍都遮掩不了賈府家庭教育的失敗。整個賈府,此時不過是在苦苦掙扎。

作為一個世襲貴族之家,賈府的家庭教育為何會如此失敗呢?

賈府不重視子孫教育,“家學”潦倒不堪,管理者腐朽墮落;

關于古代的教學機構,《禮記》云:“古之教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在中國古代,貴族之家為了培養家族后代能夠“修、齊、治、平”,為家族的繁衍發展提供更為旺盛的生命力,總是會大力興辦家學,為本族子弟提供免費教育的機會,通過重視教育來使家族一直興盛下去。

《紅樓夢》中的賈府家世顯赫,在京師八公一門中占有其二,自然有資格和實力興辦家學。那么,賈府“家學”實際的情況怎樣呢?通過紅樓夢第9回“群頑鬧學場面”的描寫,我們可以知道,此時的賈府“家學”早已名存實亡了

它早已不再是一個實施封建綱常倫理,進行人文教化的場所,而是一個拜金腐化,墮落無恥,五毒俱全的破爛攤子,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群兔煙花寨”。其原因何在?

首先:賈府家學的辦學經費長期落空;這一點從《紅樓夢》第13回秦可卿臨終托夢給鳳姐的內容可知。在夢中,關于“家學”,秦可卿警示王熙鳳說:“家塾雖立,卻無一定的供給。”解決的辦法就是在祖塋附近廣置田地,將家塾遷于祖塋附近,定下例則,由各族輪流負責。

由此,我們可知,此時賈府的“家學”,早已是潦倒不堪,好像有人管,但其實根本就沒有維持發展的經費,難以為繼。這些經費按禮制應該賈赦、賈珍和賈政負責,可是文中從頭至尾都未提及他們為“家學”提供費用的事情。

其次,對于家族子弟的教育,賈府的主人根本不重視;例如:榮國府的主人賈赦好色淫逸,揮金如土,對于子弟的教育,他從來就沒有考慮過一星半點。他甚至還當眾宣布:“想來咱們這樣人家,原不必寒窗螢火,只要讀些書,比人略強些,可以做得官時就跑不了一個官兒的……”

在賈赦眼里,家族的子弟根本就不用刻苦讀書,只需略認得幾個字,將來自然就有官作,有大好的前程。作為一個家族的主人,其輕視讀書,鄙視子孫教育的態度,可以說毫不隱瞞。在這句話背后,隱藏著的是賈府主子們由來已久的貪圖腐化,荒淫墮落,無視教育的意識。

再者,家學的管理者腐朽墮落,目光短淺;在《紅樓夢》中,賈府“家學”名聲很壞,惡習泛濫,合府上下人所共知。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家學管理者自身目光短淺,腐朽墮落,缺少文化視野,沒有家族興衰的危機感。

在《紅樓夢》中,賈璉夫婦是榮國府的“管家”,有關家學的管理,如外戚子弟的附讀,哥兒們上學的一應費用等等事項,都由他倆掌控。可最后,本來是為了扶助家族中貧弱子弟而創辦的“家學”卻成了鳳姐斂財耍威風的渠道。

此外,家學的塾長賈代儒更是老朽昏聵,形同死木。面對著一群男性荷爾蒙躁動奔突的青春少年,賈代儒熟視無睹,依然用那一套早已過時的“存天理滅人欲”的封建理學來做教學內容,迂腐至極。

面對學堂內五花八門的人欲橫流和頑劣行為,賈代儒身為師長,卻采取了漠然敷衍的態度,或漫無覺察,裝作不知,或借故離開,以求眼不見心不煩,根本沒有履行一個師長應盡的責任,為老不尊,腐朽不堪。

作為家長,賈府的男性長輩道德敗壞,品行不端,難為子孫表率;

在《論語》中,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行。”其意是說:在家庭教育中,言傳身教是一種非常重要而又非常具體的感性化的教育方式,在對子女進行教育的過程中具有潛移默化的特殊作用。

在這一點上,賈府的封建家長們,沒有一個人能夠“立德、立功、立言”,沒有一個人能夠正己正人正世,沒有一個人能夠堪為子孫表率。他們多數道德敗壞,品行不端。賈府子侄們從他自們身上學到的都是一些腐爛墮落的東西。

榮國府的主人賈赦整日關在房內與小老婆竺歌宴飲。一把年紀了,還費盡心機,調動妻子、兒媳來算計母親,企圖強娶鴛鴦。被嚴詞拒絕后,竟不知羞恥地說:“她必定嫌我老了,大約她戀著少爺們,多半是看上了寶玉,只怕也有賈璉;果有此心,叫她早早歇了心,我要她不來,此后誰還敢收?”

此外,寧國府的賈珍更是少廉寡恥。身為公公,竟然與兒媳秦可卿行茍且之事,人倫盡喪。寧、榮兩府,賈珍“爬灰”人盡皆知,鬧地沸沸揚揚。他與賈璉、賈蓉兄弟父子同吃“雜會湯”……把個寧國府整整地翻了個個兒。以此言傳身教,賈府的子孫后輩們哪里會有什么敬畏心和羞恥心?

在第二十九回中,賈母統領合府女眷去清虛觀打認,賈珍為“總監”,安排伺候排場,賈蓉忙從鐘樓里跑出,于是賈珍動用了他獨有的家庭訓導:喝命小斯碎他(賈蓉),“問著他”。那小厥朝賈著臉上碎了一口后便問:“爺還不怕熱,哥兒怎么先乘涼去了?”

聽了父親的教導,賈蓉垂手不應。可是,一轉身就立刻抱怨:“早都不知做什么的,這子趁尋我。”遂又轉移怨憤于小廝:“捆著手呢?馬也拉不來。”最后,陽奉陰違,打發小廝替自己跑一趟完成父差……由此可知,在子女心中,賈珍自己行不端坐不正,早已沒有了長輩的尊嚴,又何談教育子孫?

事實上,《紅樓夢》中的賈府,早已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充斥著腐朽沒落的味道。賈赦與賈璉、賈珍與賈蓉、賈珍與賈璉,名為父子、兄弟,實為酒色朋友。他們沆瀣一氣,聚賭嫖娟,無惡不作。甚至“勾通官府,包攬詞訟,強奸民女,重利盤剝……”

可以說,賈府家長們身上散發出的封建末世的潰爛惡臭氣息,熏染得子侄兒孫們變本加厲地“壞”了起來。如此現狀,何談“言傳身教”,又何談子孫的教育?作為家長,自己如果行不端,做不直,德行有虧,試問又怎么能教育好下一代?

賈府的家庭教育崇尚“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信條,嚴厲和寵溺各自走向極端;

作為一個封建貴族之家,賈府世世代代承繼了“棍棒教育”這個法寶。從賈代化、賈代善杖責賈敬、賈珍、賈政,到兒子輩接過板杖毒打賈璉、賈寶玉……,賈府的家庭教育雖然博得了“訓有方”的美名,卻也帶來了種種惡果。

寧國府地位最高的賈敬,是賈府中唯一的一個科甲登第者。可是,他成名后卻沒有選擇走入仕途,為國效力,而是厭棄人生,整日把自己關在房內,一心煉丹悟道。這其中,難道就沒有賈代化“竟是審賊一般”的棍棒教育的原因?

賈瑞年輕氣盛,荷爾蒙爆棚,可他的祖父賈代儒卻封建死板,恪守禮教,對賈瑞只有責打沒有引導。后來,賈瑞又受王熙鳳算計,不到二十多歲便一命鳴呼,這其中難道沒有賈代儒不懂溝通,只知“棍棒教育”的“功勞”?

至于賈寶玉的叛逆,不僅與賈政只知道用繩子捆住一味毒打有關,還與賈母和王夫人的一味寵溺不可分割。由于長兄早亡,世襲爵位亟待承襲,于是“銜玉而誕”的賈寶玉就成了賈府興旺的希望所在,集萬千寵愛于一身。

可是,在對賈寶玉的教育上,身為父親的賈政卻和賈母、王夫人形成了勢如水火的對立,嚴厲和寵溺各自走向極端。面對賈寶玉的離經叛道、廝混內幃廝、不務正業,身為父親的賈政,一味采用暴力手段,屢次往死里毒打寶玉,仿佛對待仇人一般。

作為父親,因為兒子抓周時只抓脂粉釵環,賈政就認為賈寶玉將來必是個酒色之徒。為了讓賈寶玉按照自己設計的構想走上科考之路,他始終都是以一幅冰冷嚴厲的面孔來面對自己的兒子。即使有時候心中有些欣喜,他也會裝成冷冰冰的口氣,將賈寶玉一頓羞辱。

在這樣冰冷的父親面前,賈寶玉唯唯諾諾,囁囁嚅嚅,一聽賈政傳喚自已,便感覺是“焦雷轟頂”,膽兒都嚇破了。這樣嚴酷的教育所形成的父子關系,不僅沒有對賈寶玉起到教育作用,反而激增了賈寶玉的叛逆心理,使他對父親產生了極強的抵觸與反感。

另一方面,為了撫平賈政帶給賈寶玉的創傷,賈母和王夫人又采取了一味寵溺的方式,處處袒護寶玉,不問是非。作家族中最高的長輩,賈母為袒護命根似的寶玉,每每辱師責子,甚至不惜以死相逼。礙于封建孝道,賈政只能向母親屈服。

而身為妻子的王夫人,因為長子賈珠的去世,身邊只剩賈寶玉這一個獨苗的緣故,便把“母親”的護寫犢天性發揮到極致。每當賈政懲戒賈寶玉時,她不問是非曲直,屢屢以“去世的賈珠”為借口,百般阻撓丈夫教育兒子。在子女教育上,夫妻雙方的立場如果不一致,無異于一場家庭災難。

最后,在賈母與王夫人的雙重保護之下,身為父親的賈政想管不能管,管了又管不徹底,最后往往都是不了了之,沒了下文。后來,賈政心灰意冷,索性放手不管,任由賈寶玉自由發展。而賈寶玉于是更加“放縱馳蕩,任情咨性”,在異端的道路上越發有恃無恐,以致最后看破紅塵,皈依佛門。

結語:

總之,賈府的家庭教育處處顯現著封建末世的腐朽霉爛氣息,猶如一個受了嚴重內傷的人,外表沒有明顯變化,實則早已病入膏肓。在子孫后代的教育上,賈府上下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危機感,一味貪圖享樂,縱情任性,致使家學不振,成了一個藏污納垢的地方。

身為家長,賈府的幾個重要男性長輩荒淫無度,寡廉少恥,根本起不到正人正己的作用。在他們“言傳身教”的影響之下,賈府的年輕一代多數都是道德敗壞,好色淫亂,嗜賭嫖娼,不思詩書,沒有廉恥的不肖子孫。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在對待子女的教育問題上,賈府的封建家長們只知道一味地辱罵毒打,從來不會顧及子女的尊嚴與感受,也更不會與子女進行適當的溝通與交流。在賈府內,幾乎看不到父子和諧相處,互敬互愛的畫面。

與一味的辱罵責打相對照的,便是賈府女性長輩的寵溺與袒護。在賈寶玉的身上,賈政的冷酷無情與賈母和王夫人的寵溺,形成對峙,使賈寶玉要么處于冰點,要么處于沸點,身心都遭受重創,從而養成了一種離經叛道縱情任性的品性。

可以說,賈府的家庭教育,早已瀕臨崩潰,無可救藥。《紅樓夢》開篇賈雨村那句“這樣的詩禮之家,豈有不善教育之理?別門不知,只說這寧、榮二寶,是最教子有方的”,此時看來,無疑也變成了一種最無情的嘲諷。

(注:文中圖片皆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作者刪除。在此,感謝圖片的提供者)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