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斜陽 / 當時只道是尋常 / 感謝生命里那些情義

0 0

   

感謝生命里那些情義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05  舊時斜陽

本文參加了【難忘的2019】有獎征文活動


十月的金華,秋雨總要下上幾場。

下起來往往就是一整天,滴滴答答的聲音仿佛就沒斷過,對于聽雨 ,猶記小時候在故鄉院子里屋檐下,一邊寫作業,一邊聽雨聲,那時候并不懂雨聲之美,只是看到院子角落里幾株芭蕉樹,綠蔭如蓋,夏秋之際令人頓生清涼之感,雨珠來的時候,就那么“噗噗”地打在芭蕉葉上,又順著芭蕉葉子滾落在地上,雨大的時候,滾落下來的水珠能打起一個個的水泡,水泡一個個被泛起,又被無情的被打破,風一吹便不見了蹤影,偶爾被風吹起的漣漪,也是來得也快去的也快,那意境回想起來似乎只是在告訴你,買房吧!金華是個宜居的城市。

我似乎也被這意境所迷惑,稀里糊涂就下了決定。

買房的那會兒正是房價的高峰期,即便是金華這種二線城市,一個江南小鎮,房價也高達一萬四左右,這個數字聽聽沒什么感覺,但看看數字還是壓力山大的。

房子當時并沒想買,換句話說沒想買得那么急那么大的,按照妻的想法,能在他鄉有個隨意買東西不必擔心房東啰嗦,不必為了安裝一個空調要固定的位置,不必為了買一套沙發擔心搬不走,不用擔心房東辦喜事隨時來趕人,最最緊要的,不是隨時隨地的漂泊感。

人在他鄉,能有個蝸居就行,哪怕就只能放一張床,一張桌子就好。

世上所有的女人,要的其實并不多,除了安全感。

這種不確定的感覺,隨著歲月的流失,年紀的增長,漸漸成了正比。

猶豫了無數個夜晚,我決定動手買房。

買房的過程不言而喻,純粹是一件自己給自己找罪受的活兒,就我個人的意愿,最好是一錘子的買賣,但女人不同,她們的強悍在于,凡事涉及自己的東西,總能拿出逛商場的韌勁來,一件東西,她們能反反復復看上幾遍,甚至幾十遍,上樓下樓絲毫不帶踹氣的。

在韌性上,男人似乎永遠比不上女人。

每次看著妻因為興奮泛著紅光的臉,以及那雙閃著燦爛光芒的雙眼,心里忍不住感慨,幸虧只是個商品房,要是私人別墅,這眼光估計能電死人。

我陪著走了三天,其他一切交給了妻,能這么順利的脫身,得感謝何姐(何凌霄)的幫助,在剩下的日子,陪跑、陪看、陪砍價,還免費。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房子敲定了,剩下的就是借錢。

個人認為,這是比買房更大的難題。



公司(浙江興亞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同學(陳海)、親朋(丈母娘),好友(柯華俊),算上師傅(皇甫凌云),該借的,不該借的都借了。

首付交了。

一切似乎很不錯。

但我還是忘了一點,沖動是要受到懲罰的,房子十一月交付。十二月電話就來了,欠下的總要還的。

年底便是重災區,一段時間里,我都怕電話響。

每天早上起來,第一反應,還有誰的錢沒還上。

2019年,我連早飯都省掉了,為的是能每個月還得上螞蟻花的最低還款。

沒有添一件衣服,車子省著開,工作多做點,稿子盡量寫長點,手機省著打。

除了買書,其他一切愛好都淡忘。

不怕諸位笑話,寫這段文字的時候,眼淚是沒有忍住的,流個不停。

如果說這段苦難最大的收獲,那就是2點,一個男人,中年男人,當一切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不要輕易下手,否則苦的不是你,還連帶著老婆孩子。

能熬得住才是真男人。

真正的困難日子是在2019年8月,夸張點說,山已窮,水已盡了,書被封,唯一有點盼頭的稿費也跟著斷了,有點哪兒哪兒都是苦難的感覺。

接到胡姐(胡群麗)電話的時候,是在8月3日的下午,那天公司樓下街頭的幾棵桂花樹散發著淡淡的香味,車來車往川流不息,黃昏時分的夕陽配上層層疊疊的樓層,讓整個城市看起來宛如一幅畫。

見我來,胡姐先是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跟著將我領到辦公室給了一杯茶,關心地問了句:“怎么樣?壓力不小吧?”



那一刻,我的眼淚差點沒忍住。所有的苦,所有的堅強,在這個下午徹底放松了,我把這半年來所有壓力與苦都說了,我說了很久,出公司的時候,夕陽的光輝已經沒入了云層,云層深處可見繁星點點。

那天,臨走時,胡姐私人給了我一萬塊錢,還說了句,錢不夠再回來。

按照公司的規定,這錢她不好給我,但還是給了。

這是情義,我很慶幸能擁有這份情義。

很小的時候,我爸常說,男人這輩子,別人欠你的要忘,你欠別人的要記。

我不知道我爸學沒學過太極拳,看沒看過張三豐,但他這話總歸是不錯。

人生遇到挫折最難就是雪中送炭,這個情義得感念一輩子。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