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撟流水人家 / 職場風云 / 如何對待職場上令你討厭的人?

0 0

   

如何對待職場上令你討厭的人?

2019-03-25  小撟流水...

職場新人最容易暴露的弱點……

新人在職場上容易暴露的弱點

有這么一個“沒落富二代”,還沒結婚就死了“未來的老婆”,卻因禍得福,拿著“前老丈人”準備的陪嫁錢出國留學,吃喝玩樂了幾年,“搞”了張博士文憑回國。

回國后仍然是眾人眼里的“嬌客”,不用費心找工作,拿著“前老丈人”提供的輕松差事,一邊和自己的女同學風花雪月,另一邊又和同學的表妹眉來眼去。

不但如此,這邊剛剛跟“前老丈人”鬧翻,那邊的“情敵”為了趕走他,推薦他到國立大學當教授。

很多人都看出來了,這個人就是《圍城》里的方鴻漸。

方鴻漸和同事一上路,狗屎運就走到了頭,因為瞎子都看出來了,這個人最大的弱點就是“眼高手低”。

其實方鴻漸的這個毛病,一直都有。

如果你是一個資歷很深的老員工,忽然部門里來了一個小年輕,還是老板的親戚。說是讓你帶著歷練歷練,但此人三天兩頭遲到早退,你也只能全當沒看到;名為留洋博士,實際工作差強人意,錯誤一堆,還要你給他擦屁股,擦完后也只敢很隱晦地提醒他:

“鴻漸兄,咱們老公事的眼光不錯呀!”

這就是方鴻漸回國后的第一份工作給同事留下的印象。當然,方鴻漸自己并無感覺,倒不是因為老板親戚這層關系,只是覺得以自己的學識,這小銀行里的差事,只是個過渡而已,無須太重視。

當然,“手低”并不是算是什么問題,進入職場,沒有兩三年,“手高”不起來,問題出在“眼高”上。

之所以這個《圍城》系列又開新篇,因為前陣子有篇文章,說中國擁有本科學歷的人口比例僅4%。

其實,所有能考上好一點的大學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他們在中學時代都是眾人眼中“鄰居家的孩子”,一路被爹媽期許、被親戚吹捧、被老師包容。

到大學里,講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就像方鴻漸一樣,“隨便聽幾門功課,興趣頗廣,心得全無,生活尤其懶散”。

可一個人,如果之前的道路走得太順,難免“眼高”,一旦面對真實的職場,身邊都是和你差不多背景的人,種種弱點便暴露無遺。

最典型的問題,就是如何對待職場上那些令你討厭的人?

那些讓你討厭的人

一個人在職場,難免遇上不喜歡的人,偏偏這些人又很容易給你的職場生涯帶來負面影響,怎么跟這些人相處,就很有講究。

方鴻漸在職場上的第二個弱點是“做事全憑個人喜好,又毫無個人反省”。

他到三閭大學履新,一共湊齊了五個人一路同行。有三個人是第一次見面,其中方對國文系教授李梅亭的印象非常不好,下午和趙辛楣談起這次同行的三個人時,便直言道:

“我看李梅亭這討厭家伙,肚子里沒有什么貨,怎么可以當中國文學系主任……”

你討厭一個人,并不代表這個人真的如你想的那么糟糕,更何況只見過一次面。當然,李梅亭的確是個典型的小人,這也不代表你可以背后跟同事一起評頭論足。

這才是職場大忌。站在李梅亭的立場上,他一定會想:這個小年輕這么張揚,不知道是什么背景,要是什么都不是,分分鐘滅了他。

相反,和方鴻漸同樣心高氣傲的趙辛楣,同樣很討厭李梅亭,但他不是憑一時印象,而是抓到了真憑實據。

李梅亭“熱心”為大家買船票,結果到了船上,李梅亭卻推說船票緊張,只買到了兩張頭等艙,給他們用。

趙辛楣一眼就看穿了李梅亭的心思:

“我覺得李和顧都在撒謊。五張大菜間一定全買得到,他們要省錢,所以憑空造出這許多話來。……我氣的是,他們搗了鬼,還要賺我們的感激。”

職場上這樣的人很多,明明是他份內的工作,一定要“賣給你個面子”再做;明明占了你的便宜,還要“賺你的感激”。

但和方鴻漸的直率不同,趙辛楣發完牢騷后,立刻制定了和這個“小人”相處的策略:

“鴻漸,我在路上要改變作風了。我比你會花錢,貪嘴,貪舒服。在李和顧的眼睛里,咱們倆也許是一對無知小子,不識物力艱難不體諒旁人。從今以后,我不作主了,膳宿一切,都聽他們支配。免得我們挑了貴的旅館飯館,勉強他們陪著花錢。這次買船票,是個好教訓。”

職場上被人暗算,不但不想著報復,反而立刻“自我反省”,制定下一步的策略,這正是方鴻漸所欠缺的品質。

方鴻漸在職場上的第三個弱點是“嘴欠”。

一行五人在鷹潭沒有買到車票,正著急,李梅亭到底是老江湖,費了好一番周折,想辦法聯系到一輛軍車,李梅亭給他們介紹這個方案時,方鴻漸忍不住插話:

“到韶關折回湖南,那不是兜遠路么?”

團隊協作中,沒有任何一個方案是完美的,既然是討論,別人提出建議后,你當然可以提出疑問,但問題在于,職場工作討論中又夾雜著很多私人恩怨。

方鴻漸提的這個問題的“問題”在于,他自己并沒有解決方案,所以很容易遭到對手的迎頭痛擊。

果然,李梅亭怫然道:“我能力有限,只能辦到這樣。方先生有面子,也許侯營長為你派專車直放學校。”

方鴻漸和李梅亭此時已勢同水火,正確的做法,是按照趙辛楣前面的建議,“我不作主了,膳宿一切,都聽他們支配”。

事實上,李梅亭提出這個方案后,趙辛楣也提了問題,“好是很好,可是學校匯到吉安的錢怎么辦?”

但他的問題,李梅亭早有答案,“去個電報請高校長匯到韶關得了”,這個答案,趙辛楣未必不知道,但他既然有了“不作主”的策略,這個問題多半是“送”給李梅亭的。

方鴻漸的弱點就是容易被情緒擺布,特別是看到自己討厭的人,就忍不住“嘴欠”,要刺別人幾句。

新人的這個毛病很普遍,應該是學生時相互開玩笑落下的毛病,只是有人一畢業迅速進入職業狀態,而像方鴻漸這樣的人,恐怕一輩子都改不了。

其實方和趙都是留洋回來不久的人,職場經歷都不豐富,性格有很多相似之處,為什么差不多時間進入職場,方鴻漸和趙辛楣有這么大的差別呢?

如果單獨看方鴻漸,你會覺得這個人很有趣、還有點小骨氣。但跟趙辛楣在一起,你就會發現,他最大的問題在于:人生格局不夠大,太過小氣。

人生格局

現在都喜歡講“原生家庭”的影響,方家雖然是書香門弟,但整個家庭的格局都嫌小氣,這從他們對親家周家的態度中,就可以明顯看出來。

方鴻漸的父親是前清舉人,在江南一個小縣里做大紳士,是一方有影響力的人物。

而親家翁周先生呢?“在上海開鐵鋪子發了財,又跟同業的同鄉組織一家小銀行”,回鄉后結識了方鴻漸的父親,并“從朋友攀為親家”。

周家有錢,方家有地位,這樁包辦婚姻可以說是各取所需。但這一個“攀”說明,方家下至方鴻漸上到方老爺子,都是看不起周家的。

周先生在女兒未及出嫁即病故之后,決定“翁婿名分不改”,還資助“女婿”留洋。回國后,方鴻漸住的是老丈人的房子,用的是老丈人的錢,上的是老丈人的班,可心里不但沒有半分感激,反而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屈辱感。

周太太關心他的婚事,在方看來,就是商人投資想要回報了,就因為周太太之前說過一句“賠了這許多本錢,為什么不體面一下”的話。

再看周老太爺,方鴻漸跟周家鬧翻后,他嘴上說兒子不尊重長輩,但心里卻暴露出一直以來的想法:

“商人終是商人,他們看咱們方家現在失勢了。這種鄙吝勢利的暴發戶,咱們不希罕和他們做親家。”

很多人覺得方鴻漸清高,有骨氣,可一邊用別人的錢,一邊嫌別人是暴發戶,那就是這一家子的格局問題,念再多的書也沒用。

相反,同樣透著一股傲氣的趙辛楣,骨子里卻有一種特別的寬厚風度。

前面說趙辛楣通過“船票事件”發現李梅亭的陰險,方鴻漸聽了,自然少不了一頓酸話,但趙辛楣轉臉就為李梅亭找理由:

“咱們倆沒有家累;他們都是上了年紀,有小孩子的人,也許家用需要安排……”

后來,大家發現李梅亭趁機帶著很多藥品準備高價倒賣時,一時氣氛尷尬,趙辛楣再次送上“一個臺階”:

“李先生,你一個人用不了這許多呀!是不是高松年托你替學校帶的?”

一個人的格局與氣度,往往在他與自己討厭的人相處中,更能顯現出來。

方鴻漸職場失敗,表面上是心高氣傲,容易得罪人,其實是心胸狹窄;趙辛楣在職場上的圓滑又不失正直的風格,本質上因為他是一個很大氣的人。

這其中的原因,再深究下去,就是人生觀的差別了。

人生觀的差別

在臨行前,方鴻漸和趙辛楣在飯局上有一段精彩的對話,從中可以看出這一對好朋友,價值觀很相近,但人生觀差別很大

在談到大學里教書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人生出路時,方鴻漸拿出他一貫的“看透人生”的態度:

“我呢,回國以后等于失業,教書也無所謂。辛楣出路很多,進可以做官,退可以辦報,也去坐冷板凳,我替他惋惜。”

但趙辛楣卻很認真:

“辦報是開發民智,教書也是開發民智,兩者都是‘精神動員’,無分彼此。論影響的范圍,是辦報來得廣;不過,論影響的程度,是教育來得深。我這次去也是添一個人生經驗。”

這種話在飯局上拿出來,實在是太過嚴肅,所有人都認為趙辛楣是“大話哄人慣了,連自己也哄相信”,這種話應該“留在你的社論里去哄你的讀者”。

趙辛楣急了:“我并非大話欺人,我真的相信。”

方鴻漸仍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態度:“從前愚民政策是不許人民受教育,現代愚民政策是只許人民受某一種教育。不受教育的人,因為不識字,上人的當,受教育的人,因為識了字,上印刷品的當。”

記得我初中第一次看《圍城》時,對方鴻漸的這段話佩服得五體投地,覺得他把事情說得太透徹了。

可現在,看多了身邊方鴻漸這種人才明白,人生所謂的“看透”,只是對自己無能的逃避而已。

會計視野系列微信群,包括地域群,行業群,專業群。已有8萬多網友入群。歡迎加下方視小野微信好友后入群。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竞技电竞